pelagia
pelagia

这篇告诉我是席慕容写的我也信阿,为什么蒋培芳只打了三角+。

行走的心灵
早就听朋友说乌镇的夏天最美。可我去那会儿,已经是春节过后的深冬了。那年,雪下得很大。被白雪包裹着的乌镇,其实,也不次于夏日的阳光。虽然到现在为止,乌镇给我的回忆是零零散散的。但正是乌镇流离的意境,才造就出这样的记忆。

到了乌镇,已近傍晚。下了车,渡船到小镇的旅馆登记住宿。我趁着间隙到外面走走。这里是传统的江南风格。走在窄窄的路上,两旁的房屋挨得很近。屋檐上积着一层冰,透着皎洁的月光显得格外清幽。我独自一人,走在这石板路上,聆听这宁静的夜以及脚下碾过冰块发出的声音。这让我觉得自己仿佛就是荷塘月色里的朱自清,正走在那条有着淡淡月光,有些幽僻的煤屑路上。此时终于懂得了作者的心境。像是超出了平常的自我,到了另一个世界里。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得是个自由的人。想着自己的心事,有时想着想着,心又纠结起来,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心情又是一片舒畅。脑海中有时是空白的,两旁被白雪装点的砖瓦不断地从我眼前划过,然而不须多做留恋,只顾自己走着。不愿意多做思考,这份难得的宁静时光,只想独自静静地品尝。

记忆中的乌镇还有一个戏台。因为是水乡,那戏台,就仿佛是浮在湖面上的木板,似乎还在和着水波游荡。因为下大雪的缘故,此时的戏台,像是被白色的棉被所覆盖,挑了个位子坐下,眼前是被雪染白了的景象。那戏台上虽空无一人,可呈现在我眼前的,却是那正腾云驾雾的孙悟空,挥舞着金箍棒,精彩的武斗正在我眼前上演。可场景却突然转变,我仿佛看到了舞台上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已骗骗起舞,又仿佛是透过雕窗,看见林妹妹正精心地梳妆。那些景现在我眼前,像是隔了一层白雾一般迷离,却无一不是活灵活现。仿佛觉得身旁的观众也多了起来,现场顿时变得热闹。锣鼓声,吆喝声,好像都在耳畔。可一下回过神来,却什么也没了。也只能暗自苦笑一下,可瞬间,眼前的景象又热闹起来……
乌镇的美丽不只存在于夏天。白雪中的乌镇亦有别样的景致。它在虚与实,梦想与现实之间。行走在这里,仿佛是心灵也被净化了。
行走着的心灵,在现在的世界里,常被挤压得忘了原来的样子。去年冬天的乌镇,踩踩那青青石板,想必能填补心灵的坑坑洼洼,回归一种淳朴。那些印在边上的脚印,见证了行走着的心灵,仍随着我的脚步,跃动着。

------------------------------------------------
有两小句原文引用嘛,不过不影响,它就是你的,非常和谐
为什么只打了三角+的分数呢?讨厌
你这虚实结合的手法无师自通得都可以给我们用来练阅读题了
哈哈

我很感动
感动于文章的优美,
更感动于你笨拙地与我相识,始终坦诚的态度,无策的等待,笨拙的字迹。
那时你托清华问我——“要怎样才能成为你的朋友”
我只回答,
“真诚。”

瞧,达明,
星空还是璀璨,由我们仰望,
地上的那些毒言和糖衣炮弹,
那些认为我们不在一个世界的坚固观念
想止息他们吗?
只消对自己的心灵说一声:
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