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在极权的阴影下写作

discovery万千纪录片中有一部,是说猩猩到人的智力变化过程。
一个规模不大的猩猩家族中,有只被人忽视,而忧郁寡言的弱小猩猩。
他被人忽视,却甘心墨守一旁,最后才吃食物,不太说话。
有一天,外群猩猩来了,该家族都逃上树,只留它一只在树下,站在最前面,
突然开始勇敢地捶胸脯,向着敌人嘶喊。
外群猩猩悻悻地撤了。
从此寡言猩猩不再寡言,得到了重视。
好,你告诉我,
从落单猩猩角度来看,他是懦弱(任同族欺负)的还是勇敢(证明自己的)?
从猩猩家族来看,他们是人类的起源,这样邪恶(欺负弱小犹如人类)还是公正知错能改的(接受小猩猩的证明)?

时间一长,小猩猩又被忽视了。这回他没有勇气再证明自己。

那些感觉自己温良贤德的高尚人士,怀着分裂的观念去鄙夷蔑视他人,
很容易就对他人绝望,觉得他人“蠢得没救了”,这可是赤裸的伪善啊。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篇文章的节选
1.不少人现在并不相信“日光底下无新事”这样的古谚,硬是折腾出许多闻所未闻的观点来。

2.在一篇颇具政治反讽意味的小说中,人们并不太在意其中的严肃话题,而是更看重话题周围的边角笑料。


2.这种反讽式心态其实是复杂的,它既可能是一种玩世不恭,游戏人生的做派,也可能是一种瞻前顾后、畏手畏尾的心态。在这个时代,那种义无反顾的作家恐怕将越来越少了。


4.从性别的角度看,绝大多数的男作家都选择了反讽的姿态。
也许是他们经历太多,负担太重,读书太多,反思过盛。他们能站在任何一个角度思考问题,也能对任何一种思考提出质疑,对反思进行反思,对批判进行批判。


5.正是在他们力图使自己的思想做到无懈可击,万无一失的过程中,他们的思想却在这种左思右想的过程中失去了穿透力,也失去了对现实的干预力。 】      与之相反,多数女性作家却能更直接,更尖锐,也更执着地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诺贝尔文学奖的三位女性获奖者身上(耶利内克、多丽丝·莱辛和赫塔·米勒),我们可以感受到的是火焰般的激情和寒冷刺骨的批判。


6.也许,作为母亲的女性,能够更切身地体会生命的尊严与价值,更容易发自内心地对践踏生命尊严的行径感到悲愤。在暴政之下,她们不习惯于玩弄智性,她们只能为创伤而写作。
由此才能理解赫塔·米勒,她为什么永远都忘不了她在罗马尼亚的创伤记忆,永远都忘不了这块人生的“苦”面包。即便身处德国,身处完全不同的生存环境,【她都不会入乡随俗】。因为她离不开独裁专制操纵下人民遭受迫害的阴影;因为“我是在写作而不是在卖鞋”。
      像米勒这样的作家,从来都不会太在意她在未来文学史上的地位,也不会太在乎这个诺贝尔文学奖的光环。她关心的只是如何用自己的笔去跟这种人类的邪恶对抗,如何用文字来抚慰这些曾经受苦受难的人们,却


7.【不会去关心她的主题是否“陈旧”或是“媚俗”,更不会在乎自己是否偏执或有失公允】。


她尊重自己的感受,她把它真实地写出来。我们应该理解她,尊重她,而不是嘲笑她,挖苦她,或是找到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贬低她,因为她是为创伤而写作的人。一个不懂得创伤的人,怎么可能有创新?一个社会只有她这样的人得到了真正的敬重和敬佩,这个社会才会有真正的生机与动力,以及可以期盼的未来。而那些只知道对此进行嘲讽的人,最终只是在嘲讽他们自己。


http://vanyun.blog.sohu.com/165411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