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大概就是这样。日记

那个下午,我跟着你走过了很多不认识的路。我的心中盛着毁灭这份爱的能量水。风无形地捶打身体外部,我无情引燃身体内部。
你的房间里,我们坐着,貌若平静地持续对话。痛苦淹没我的闸门,我几乎像被弑亲那样,悲伤封了眼,怒火之舌远远舔着你的眉头。
撕心地哀号完,那些话是心寒的结晶,我听见你母亲在外面惊得掉了手中的碗。
我情绪涨得几乎要砸了你的房间,我们的眼中都充满了液体。
然后我们坐在床边,谁都声音颤抖满不在乎,互相流着泪射出伤害谬误的箭。
我闭口不言,你的攻击又使我悲动到好久换不过气。
突然你把我按在床上。你不让我起身,一遍遍不停抚摸我的额头和发。以为你要吻我,可是你没有。我闭上眼让眼泪流,心它好像时软时硬,又好像缺氧得没有了感觉。
我们从始至终流着泪说了许多话,只对我们有意义的话。最后是我说出了我不想告诉你的那个原因,而你在我身上终于放声地哭了,为我的沉默是金。我不怕你误会我,现在仍是。美不美罪不罪本质何其相似,有什么可敬畏。而这个下午的情绪高潮已不可重来。
然后我们做爱,仿佛刚刚通过了竖锯的惊魂游戏。我说:“我们累了。”你说:“我知道你在累的时候最容易亢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