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潘达明,我们作为嬉皮士的形象存在,小心雪球!

家长会,
我的分数如果加上综合打底分终于够上浙大了。
记得那时和刘晓晨埋怨说复旦那什么写论文比赛本选了我,可这个奖对理科班无用
他回答:【你北漂党,就把机会留给我们吧】

决心要考出去有两个原因,
1。上海早已如影随形,犹如骨髓。离开这里,我毫无眷恋。(这个地方也的确令人毫无眷恋)
2。方便去各地采风

很可笑的是,所有人都喜欢说,
【中国外地没什么好的,没什么值得去的,顶多去旅游】
唉,首先是他们阿Q精神彰显无遗,二是鼠辈的眼光自然保守怯懦。
你就算给我一群吉普赛人,夜话世界说个一千零一夜我也不满足,
别人的描绘为什么值得我信任呢?有这样的先验,就必然有对立的先验。
我要亲眼所见,更要亲口交谈。
现在不出去,或者有自己的选择,我可以理解。
但起码,劝阻我的理由得不可笑点吧!

出生到现在都不喜欢给自己留退路,
背水一战失败了,可还是爱这样的战斗。
就算再失败,我也热爱我的命运,【它与我最亲】。

家长会,
任课老师们、爱人和爱人的家长围着圆桌,
我一向与之针锋相对的青蛙居然说,
【张怡
有一点是我很喜欢的 她目标中要做到的事情 不管有什么阻力 都要做到的】
我记得最近一次和她吵是这样的。
某个中午,我和爱人在吃饭。
她突然分贝巨高地说,不——至——于——吧!
我抬头,发现她和全班都望向我们,我也字字清晰地说,不——至——于——什——么——啊
后面略。第二天早晨我照样地压着音乐进班级,没下去跑步。
她就过来理论,最后班级都跑步上来了,她开始总结【你是不是一定要被拉到什么地方去才……】
【那又怎么样?有什么可怕的】
【这样对你没好处的。】
【对不对不是按好处来论的,老师。】我记得这是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不和你说了。】大家都回座位了,她撤了。
……
[小黑屋恐
吓术]真是太逊了。
和政教处对峙什么的,会很不愉快,但无所畏惧,也见多了。
不讲理的老姑娘们和不讲理的小姑娘们差不多,没劲。
一个人是无法理解他尚且不能理解的东西的阿。
一个人也只能喜爱他现在能领悟的美。
何况,宪法有空子,校规可没有,因为他们能随时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