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身首离兮心不惩

只要一个人清楚他该怎样从他称之为经验的东西中作出选择,并且明白怎样真实地记录真理与现实,那么小说不久之后就会让路给那些迷人的日记和传记了。身首离兮心不惩我看到有人这样评价阿伊娜斯·宁:
【日记中的她简直完美,但仔细想来,又是漏洞百出。她通过写日记不断地为自己画圆。但总是把眼光放在自己身上,极少真正地理解他人。虽然她花了很大的篇幅描写亨利·米勒,但我发现这个人物依然是一个表象,对琼的描写也一样。我觉得她不理解亨利·米勒也不理解琼,更不理解他们夫妇之间的爱情。面对一个迥然不同的性别群体,她在被爱中陶醉而不能揭示真相;面对同性,她的理解和描述依然浮于表面,这不能不令人失望。她对女性自身的悲剧根源看得并不透彻而深远。】
“日记中的她简直完美,但仔细想来,又是漏洞百出。她通过写日记不断地为自己画圆。”
可谓正解 完美而又漏洞百出正巧是性本善、本恶两家最大的冲突
这叫做真实人性“自我陶醉阻碍深入” 没错 而这就是现实
“女人容易徜徉在景仰的男人周围,把交往当中的认同等同于自我的成就。这是虚幻的。 ”
这同样是现实
“男人对女人的赞美永远无法等同于他们对同性的褒奖,他们用两套标准对待世界。 ”

我只能说,口出此言的人,并未理解什么叫【真实地记录】
你所察觉的他人形象,正是与你同源的影子。
正是如此真实地记录了人性的矛盾,才是悲剧性质的揭露。
也许一个人的日记充满了豪情壮志,开阔胸襟,畅谈天地,谦卑通达,
然而,那同样也是虚幻的。
他只是片面展现了本性而已,正如多数小说所作。
再好好体会这句话罢:
只要一个人清楚他该怎样从他称之为经验的东西中作出选择,并且明白怎样真实地记录真理与现实,那么小说不久之后就会让路给那些迷人的日记和传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