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伊卡洛斯的悲叹

休说战争,即便口舌之争,或是巅峰之辩,又有什么可取的
惶惶间,患得患失间,势位上下沉浮间,真理早就离你远去
追索于至高之道,却只是生生踩踏着道义。
你眼前的胡萝卜,并不是你最初想获得的
因为一句【佛性常清净】或者【本来无一物】分裂出了大乘空宗和唯识宗……
无趣。
禅就在你心。教、宗、门之分,却是迷药一般的教义起了作用……
哪派的教义使你舒畅、自觉净化、安适、聪明,你便倾听它……
这样的效果,何谈【真】,连理都算不上

如果一个人不首先认识自己,那么,
但凡他所认定的【神性】、【美】大约只是自我满足而已
挖掘到的【罪恶】也只是那一瞬间他自己没有表露出来而深深扎根于心灵的。
一句话,洗涤你的内心,斩钉截铁地让你依此面世:
该警惕,它是使你沉于浑身自在的境地,还是真正符合内心。

“我们每一个人对于每一场战争都有责任,因为我们生活中的侵略性、我们的自私自利、我们的宗 教信仰、偏见和理想,都促成了分裂。而且我们每天都在不断地助长社会的斗争、分歧、丑恶、 残暴和贪婪,因此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混乱和不幸都有一份责任。除非我们能够明白这一点,就像明白自己正在挨饿和受苦一样,我们才会开始采取行动。”

这大约也就是不久前,清华写的那篇回应阿金的【这是一篇先抑后扬的文章】的提炼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