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太聪明 要轻松地说

关于2008年的六万字,我就不重提。提些六万字以外的。

我记得乱和41说,
“你加水,等于我理性女友的精神磁场。我是说,喜欢你们的静谧。咳…精神层面,你们俩太那个了点,当你们的男友需要思维高度外星化。”


尽管他把【那个】屏蔽掉了,我想不说也无妨。





去年秋天他说:

“请你过来给我写祝酒词”
“我去跳舞阿”
“我晓得你最能HIGH了。给你放猪八戒背媳妇”

那个在沙滩上和琦一起挖出“生日快乐”祝福她而浑身通红的烈日当空的下午,
一转眼就下起了暴雨。


还有我那个人数庞大的生日,风筝被禁放就罢了,
开四轮脚踏车我还嗨得想来个急转弯,把自己甩飞了出去,断了路边的栏杆。




前前后后有过十九个对象,真正确定关系的倒只有八九个
都是美丽的实验,十二三岁时常常得手就厌了。
说来好笑,进初中暗恋的第一个男孩子,
特别潇洒而不守规的那种(好吧我最和这类有缘)
直觉动物:中午打球回来,我早就在他前面的座位,他喝水,喉结一上一下的,我便笑着盯着他。也不多看,只在他进入我眼帘时候这么望着。他上钩以后,我反倒索然无味了。




(记得第一次到他家,他冲了杯奶粉捧着,也不招呼我们玩什么。进门就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听钢琴曲,一脸认真,像孩子搭着积木)
WOW,孩子他爹,

你喜欢曹操,喜欢独木桥,不爱阳关道,
你还是很可爱的!






那四个她,我却一直记得深
有时候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们。
姑娘这个词早被滥用了,特别是西位人士。女性,又太学究气。




零九年的冬天陪朋友去接机,
在高速公路上司机把车飙到紧贴着目标车的时候,我才觉得有些好玩。


后来,我不想去下午的活动,交通问题在浦东某个角落没个着落。
她说,我送你吧。
我说,啊?
她说,反正时间还多得很,我没事。

这以前她没有给我多留什么印象,也没说过什么话。

然后我们走到车站,她话不多,干净冷落。冬季,风也是冷的,她倒有种静止风的力量。

美术生,也忘了是什么大学的。

那部车班次少,我们等了近一个半小时,可是现在我完全记不起来说了些什么。





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牢记的只有那冰冷中朦胧的别样感受。
我们一直站着,那儿视野开阔,天空就在零星的高楼头上。








都是无法实现的罢,始终没有一个足够勇敢的人,像EMILY那样,
肯永久怀着眼神,直到让我信任。
能让我信任的她,却都擦肩了。






透明斑斓的夏天,每天放学的两小时打球。
我坐在市二外头的花栏上,汗珠晶光闪闪。
然后她好像迎面走来了,那是初次见面,意料之中的时间,
“张怡?”她歪着头
“阿……”我揉着脸蛋
简短的对话,我心脏跳得异常欢快。
友人说我脸瞬间巨红,一直红到了回家……




不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