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日记。

大概是因为今天清晨四点半醒来听到诡异歌声,又三小时后看着东方既白才入睡的缘故,我今个一整天居然有08年那会儿的清晰沉静感。(难以描述)
缓缓睁开眼时我以为那隐约的歌声是我闹铃,可仔细辨认后发现它不是,且它停止了。


八点半我又起床去爱人家,寒假以来第二次。
简讯上君君问我睡了没,一点钟发来的。我回她,今天怕是眼睛要肿了。


和爱人一起吃了我做的五个鲜美焗香菇和三黄炒蛋。他烧芝士蘑菇意面给我吃。
肾坏了,它好像抛弃我了。
潘达明一脸的“张怡你居然也有这样一天”。我认真建议你等六十岁肾也离你而去了再来与我同行。


君君隔着玻璃走来,
我对她笑,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
她什么表情也没有地看着我。
我被这个初次见面用面无表情回应我条件反射乐笑的人震惊了。
用嘴型看着她说了声junjun。


我帮她拍出了她超喜欢的照片,而我神游在被拍之外。
Tashimo餐厅里有很多藏酒,只有我们两个顾客。刚想一起去抢几瓶酒,发现店主在角落看书。

香草茶非常非常好闻好喝。青酱蔬菜汤就是我们提取叶绿素实验的材料吧。= =


她说时间还来得及喝一杯,我们去bulldog泡了会儿。打桌球与说话,我们聊天的节奏:舒缓,是我有史以来最喜欢的了。但不知她是否觉得太安静。

她倾诉的语调基本就是没有语调,声音又特别。聊了她的也聊了我的。
她说“潘 达 明”时的语气让我把达明当成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来反应了,很牛。
节奏只能用舒缓形容,音乐只能配jazz,我没有越说越亢奋,只愈发沉静。


头有些晕,在美国大使馆周围乱跑找便利店,最后嚼西瓜口味的去酒味。
返校前泡吧倒不罪过,只觉熟悉。
潘达明你记得我们不熟那次你醉倒吗,那晚我和另一个人度过了良宵。
paula
verdemon祝你和你的身永远拥有良宵 这屏幕太刺眼了害我无法好生阅读 再见!2011-02-12 14: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