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乌云然

牧歌 Loretta : 一句有人性,一句没人性的,人性是只有忠贞义胆吗?还是只有大恶滔天?白天鹅在演出,黑天鹅就在自残。黑天鹅上舞台,白天鹅在流血。人性始终是全能的,难道会由于人之异而变化吗?一切在感知里,无论你笑或者哭泣,正义总不会飞扬在唾沫里。你首先是个人,而只要是个人,就拥有人性的全部面。
刘晓晨2011-03-12 19:55正义只在神圣的教器和血腥的戒棍上。




牧歌 Loretta2011-03-12 19:59回复刘晓晨: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我实在憋不住,就发了。实则我也多言了。诸多纷争自不是一时能平息的


刘晓晨2011-03-12 19:59回复牧歌 Loretta:握手 满屏满屏的意见都是上帝啊乌云然“李欧梵几年前一册《狐狸洞书话》,引英国思想家赛亚•伯林对古希腊典故的阐释,谈到狐狸型与刺猬型两种读书法,“刺猬型的思想家只有一个系统,狐狸型的思想家不相信只有一个系统,也没有系统。”学术的天地以深究为攻略,以精专为美德,山山皆是云深不知处,山山皆有许多安居乐业、同时在一己视野之内火眼金睛的刺猬,欲做一只身手矫健、千峰万壑阅尽的狐狸,懂得如何翻山越岭甚至拆毁篱笆,另辟通幽曲径,探觅别有洞天——这样的愿望,无论多么无知而狂妄,至少值得一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