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写完这,我就下楼去小区看桃花!

巳时,太阳已经挂得老高了,上外文课的教学楼与大门口之间是条长长的林荫道。这回,我才踏入树影里,耳边就响起了扑簌扑簌的声音。环顾四周,也只有夹道排开的绿树和我一同站着。树不高,又笔挺的很。叶片密小,我细细瞧了一番才弄清,原来真是她们随风摇晃,出着声。
怪我知浅识薄,叫不上那树名字,便与她春天初生的叶片打了次照面,显得鲁莽极了。她们倒也不怪我,风打叶声断断续续的,像是一棵树一个精灵,在我周围跳着碎步舞,而我就是那点燃的柴禾垛。我又惊又喜,仰头东看也是她,西看还是她,心里美滋滋,笑得畅怀。

写完这,我就下楼去小区看桃花!
不能嗅的夹竹桃也开了。
爸爸眉间有竖皱纹,妈妈额上是横纹。
妈妈经常瞪大眼,爸爸总皱着眉。
人生际遇一览无遗。



客观之诗人,不可不阅世。阅世越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水浒传》《红楼梦》之作者是也。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越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
王国维《人间词话》

文章岂有繁简耶?昔人之论,谓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若不出于自然,而有意于繁简,则失之矣。
顾炎武《日知录》
这两本和《灵山》,慢慢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