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taboos

今天英语老师上课到一半说,我突然觉得张怡应该很会唱歌跳舞的……
我无语……全班静默……
她又说了一遍,还走过来了
还有人说“对的对的”……
……
不说话是因为觉得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没意义,但还是想问:这个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都还没机会给心爱的人看过
——像《苦月亮》里的那段现代舞,不用担心丝舞衣滑下肩膀、胸口。
不要灯光,只有烛光。
(其实是没时间啊,感情和能力现在是肯定够了)
AFTER17也做过一次舞蹈专题,是关于现代舞打破芭蕾舞机械禁锢之美的创始。
当时诞生的现代舞,可真是以身体的本能抒发为基石。
一旦模式被创建,聪明的直立智人当然就花样百出了——
现在更多的都是表演性克隆抒发,没什么特色。
本能很美又真实,爱秀的却难以达到那一层
旁枝也可以有自己的特色和文化积淀,对。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过程罢了
……
今天我又躺在出租车后座,忽然觉得像坐着摇晃的马车,路上喧嚣声像马的嘶鸣和车夫的吆喝.然后我坐起了半个身子,又看见了圆满的太阳。眼睛有被光征服的感受,有点情不自禁地想移开眼睛,可是没能这么做,因为过滤了只剩这点的直射光仍是太美了,何况我爱夕阳.在它涂抹的光辉下,暂时地,人间变幻出了这种模样——沧老,而感性,每个人都眯起眼睛享受着真实的欲望和感怀,经纶也从没有停止过转动。沐浴在隐形的金色里,每一个人看着他的当下,都像在抚摸雕塑,每一段未来都被灵巧湿润的手指打造而成...

我疼了,就算这时,我也只能仰头闭起眼,
而不能责备这种对人间的关爱。
直射光啊,4%就能使你双目失明。
而卢卡斯二号那阳光观测室,真太令人向往了……
沐浴在光里,什么都没有了,身体也没有了。
然后你看,在一片光当中,无边无际的金色下,没有别人,甚至没有了你自己。


我就发一条签名吧 我想睡了
关于那个意象明天来写

阉割过的知识,阉割过的老师,阉割过的学生。有些亲自举刀对着生殖器,制度和分数问一句,“你敢不听话吗?”就慌得割几刀,然后分数贴上伤口帮你止血,往你身体里灌输“信仰”。你朝着理想奔去,制度站在身后的山坡上看你。你觉得远离他点就好了——远远地说些评价,坏话,或者理解他;以及他不来和你闹矛盾就好。你奔着奔着越来越不怕疼,也不觉被阉割。愈发理解他的同时,也愈发感到当年想使他向善的愿望之不切实际。你忙着面对的,你称之为,独立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