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insular_quay
peninsular_quay

悲观主义者的小骨朵儿

其实我现在的生活很好。我骑着自行车上下班,温度微微有点冷,空气里也都是尾气混杂着其它糟糕的气味,夜班到晚上十点,下了班还常会看到以前追我的男孩的汽车停在路边等着接别的女人。昨晚我都到了家,小丁还在离我好几环远的地方谈项目,他很晚又很饿的回来,我就塞块我妈做的饼在他嘴里。暖气微微来了一丁点儿,几乎摸不到的温温,我总手脚冰凉。这种天气居然还有蚊子,在我将要睡着时咬我一口,嗡嗡的得意飞走,把我吓醒。我又想开窗透气又怕冷,一冷还过敏性的发痒。

这一切其实都很好,我心里满满的都是踏实,我悬在半空乎乎悠悠多年的青春突然一下都落了地,我被一种力量包围了,它们让我安定让我平静让我宽阔,让我面对琐碎杂乱不甚如意的生活也泰然处之。我想说我现在这样很幸福,没有什么可让我抱怨。但是我不敢说,我的悲观主义让我总是不敢太高兴太得瑟,我没尝试过否极泰来的滋味,却生来就害怕“泰极否来”。按照万物发展的规律,一件事好到了头儿,就必须要开始走下坡路了。

于是我选择平静的面对自己,偶尔像弱弱抄给我的诗集里的第一首诗那样,对这种幸福感像对一颗糖球,舔一口就赶紧包起来,生怕它在我不知不觉时就溜走了或者被挥霍了,而且舌头上那点甜还不敢让人知道。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敢大肆发照片写文字来秀幸福秀恩爱秀富足,我却像个经历过战乱灾荒的小老太太总在担心最坏的事情,有一点幸福的感觉就赶紧揣起来,并且躲躲藏藏怕人看见来破坏掉它。

登记那天我爸拿出一瓶汾酒打开来喝,已经三十个年头了,是我爸妈结婚时的酒,送了一瓶给我爷爷,他老人家没舍得喝一直放到去世,我爸就把它拿了回来,珍藏到了我领小红本。我妈跟我说我婚礼时她一定不哭,却在登记后宴请亲家的酒桌上就哭得不行。我觉得很受不了,要在那一天一下子接受这么多爱,爸妈的,小丁的,都一起涌来,它们弄得我晚上睡不着,弄得我又想哭又想笑,但是现在,它们都归于平静,稳稳的托着我一直慌乱又没有安全感的内心,让它安静了下来。我那颗悲观主义的小心,现在很想开个幸福小花朵,但是那太招摇!!!于是它就羞羞答答的变成了一个含苞待放的小骨朵儿。
dianxincha
喵饭里一只兔纸喵这是对幸福的珍惜,我被感动了T To2011-11-08 10:49:31
hulayun
黑珍珠大食怪我爸跟你一样,晚上看电视被蚊子咬了,然后拿个苍蝇拍满屋子找,还在念咕,立冬了居然还有蚊子。2011-11-08 12:4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