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insular_quay
peninsular_quay

8月在半岛

8月回家休年假,家里真是凉快,哪怕中午的阳光再强烈,晚上也是凉风习习,我还得拉上窗帘稍稍遮挡下夜风。妈妈给我选的纱帘真好看,挂在那个特小资的大窗台前让我老想起一帘幽梦。

爸爸依然是会为一点小事儿就突然大呼小叫起来,我真的不记得我都为了些什么事和他吵了,不是我不记仇,而是那些事实在太小了,换了别人根本不会吵起来。我害怕毫无预兆的巨大声响,也常常看人眼色行事,没有自我,做事情时一个小环节进行得不顺就会开始焦虑,情绪糟糕的指责自己指责别人。只是还好,我都知道,自己会努力绕开这些成长中造成的阴影。至少,他还是疼我的,爬虾对虾竹节虾,螃蟹蛏子小香螺,还有各种鱼,他都会去买来做给我吃。

见了几个朋友,有正在幸福顺利的,也有最近点儿不正的。我没有给自己安排得太满,因为我要留出很多时间呆在家里。见了小弱弱三次,但是我的小美女还没有个合适的男人,真是让我见一次急一次。

刚回家时很想小丁,但是渐渐的想念竟越来越淡化,跟我之前预想的一点不一样,我本以为会越来越强烈。目前为止,我是愿意跟别人说起他的,之前的很多人我都在一种没意识到的状态下不愿提起。只是,我依然不知道他究竟适不适合我。我也是个有很多很多缺点的人,但是竟然有一些人愿意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也说不出来。我不能说这些人的存在对我来说一点诱惑也没有,尤其是当某些人表现出恰巧是小丁欠缺部分的优点时。但是我依然愿意呆在他身边,这种东西是叫爱么?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太理性了,对感性世界的东西好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