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sea331
  1. 放下。很好。
  2. tmd眼睛又开始痛了~~我自己作什么贱啊~
  3. 没结果的结果么?这算什么啊。
  4. 相对论真是个神话!
  5. 如果说这是场战争
  6. 凸(艹皿艹 )~我X~突然给我这么一回马枪~我接受不能啊~
  7. 怎么突然就有了不共戴天的感觉。
  8. 不想说的再见

    刚起床。喝酒唱歌流眼泪的一个晚上。于是眼睛无可救药的肿了。核桃大海= =JJ给了我这么悲剧的一个定语。 其实换届什么的,想想,算是什么呢? 即使换完了届,喜欢这里的留恋这里的还是一直一直会回来。老得入土了也还是会回来。所以,通宵才没有成为一个哭 泣的盛会,总有人清醒的看着别人醉 酒或者痛哭。 如果是去年的大海,可能真的会拼命把自己灌醉吧。 就像梅子说的那样,去年的我们太傻了,歌手之后那个愁云惨雾的包厢痛哭一 晚,我们的伤心只是以为这些我们喜欢的老骨头们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要消失不 见了。那真的是一夜痛哭,我和梅子,和JJ抱着,一直哭一直哭。看着馒 头、平措、JJ、肥羊他们也一直哭。是眼泪的传播力太大么?经过一年,这些骨头还是 在,死皮赖脸的被我们喜欢,每次都来。换届一下子变轻松了,心 里面突然没有去年的那种沉重,所以我才可以一直笑啊闹啊不让自己哭出来。因为我也会变成死皮 赖脸的老骨头回来的。 JJ说, “昨晚 换届,跟自己最没关系,却也是最有关系的一次换届。 作为老人出席,本来只想看看热闹吐吐槽,你们竟然一个个上来感谢我感谢我 感 谢你妹!” 我也谢你了,因为U deserve it! 大会途中有时候眼泪飘了出来也活生生憋回去。大海的忍耐力真是越发的好了啊~在逸 夫楼的时候,坚持到最后还是弱了,看到PPT写的“千年板二”就不 能忍了,接着就提军晚。。。军晚啊~真的是我最不敢想的点啊,所以上去说话也一 字未提,那么美好的记忆,想起来就会泪流满面了吧。 大海终究是没有定力的人啊。大海是眼泪通天的人。凸(艹皿艹 ) 和去年一样去了添欢夜 谭,我坐在和去年一样的沙发上看着外面黑黑的天,时光变迁,人不再。我就知道自己熬不过这个夜晚的。拿着手机和杨叔叔发消息, 去年他在寝室悲情的 通宵,我在包房外面的沙发上静静坐着等天亮,去年我安慰他,今年求安慰还求不来。 王名晖在我边上小坐了一会儿,问我在中心有什么遗憾的么?我笑 了,当然有啊。 (cena想到这个眼泪又tmd出来了。跳过这个。) 其实从吃饭的时候开始我就在找酒喝,我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不知道 酒醉是什么感觉。一直想要把第一次醉酒放在换届这天,像当年的酱紫一样醉掉。可 是没有人来灌我酒,也没有人不让我喝,我又怎么醉得了。好像一直在 喝,可是啤酒,怎么喝得醉呢。 一直撑着没让眼泪崩盘,然后串门的时候被月月抱着,小小的身躯在我的怀里颤动,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上来了。不想憋着 了,也忍不住了。这一夜通宵的第一 次痛哭。 鼻子堵着唱歌,唱歌,唱歌。然后跑去外面的沙发哗哗的哭出来。我知道自己还是个很弱的人,需要 眼泪让自己好过一点。 所以,斗斗你是有在看我的blog吗?! 所以你知道我的很多眼泪其实是因为放不下。一样的时间地点,可是他竟然都没 来参加换届。即使想过很多遍,还是想不到会这样。就像我和JJ说的,真的一直都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后来再哭,是和JJ坐着唱歌的时候。他 告诉我zw和她男人又分手了。他说他的遗憾,说觉得我们好可惜。然后眼泪。然后我们互相劝解放下。他说他没 哭,才不信呢,明明用手背擦眼泪了。 等 一夜的勇气,还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的。想问的为什么,即使他没来,我也要问。留着眼泪发的消息,等到醒来竟然不敢开机。怕回复,又怕没有回复。最 终 是没有反应的,像我问的问题一样,等来这样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算什么呢?就当这个插曲不存才,什么也没发生过好了。 谢谢斗斗你发消息安慰我,放下 放下,我会放下的。总有新的生活要过,而且要好好过。 不想说的再见,在这个临近毕业的时候冒出来,反正不会是再也不见,而是期待再次相见吧。 一 切都会好起来,比如我肿得像核桃一样的眼睛。 接下来,VOS加油!~ [video src="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c0NjI1NTQ4/v.swf"]
  9. 呵呵。呵呵。所以还是没有回音。就当什么也没有吧~
  10. 醒了。不敢开机。
  11. 真的是回不去的从前吗?
  12. 想起来原来还是会很难过,发送完的消息会有回音吗?
  13. 晕。微醉。等勇气。
  14. 坐在一样的位置,只是人,变了
  15. 只是看着你们大家,也是幸福…
  16. 预想了那么多,没有那个人,就都是无用的空白。
  17. 他没来。
  18. 走向一个未知的没有结果的结果吧~
  19. 今晚会怎样?未卜。。
  20. 有心才有诗。有爱才有悲。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