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ihuyu
shuihuyu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引不知道在哪里看到了这句话了,看到这句话时,沉默了好久,莫名就觉出一份温情和感动
一直想做个安静的行者,在最深的红尘里守着自己,守住最初的萌动和欣喜。或者陷在一本光影流年中,翻看那些依稀旧梦。时光仿佛一杯静水,依然深刻依然可以深得见底,而一份心情却与风月无关,水逝惊鸿去。­站在时光的路口,回望曾经走过的美丽和温柔。许多人,许多事,许多曾经的过往经年,依然在岁月的长河中缓缓流过,又默默回溯。盘点每一份心情文字,或多或少都透出淡淡的忧郁和沉重,还有一份无端的惆怅和惶惑。­伸手,水色时光流沙般从指间倾泻,像一只妖娆而决绝的蝶。
无论你怎样握紧双手,也无论你怎样试图握住生命中不曾荒凉的岁月,青春都如一场倾城盛宴,浓妆艳抹着登场,又奢华低调着落幕。那些青涩而美好的葱茏,依然是心底最深最真的甜蜜和疼痛。­已经习惯这样的日子,一个人,一本书,一盏茶,一如掌中流沙,握不住魅惑清冷,握不住指尖伤逝成冢。在那些淡若轻痕的乐曲中,看所有的故事和情节都相继散场。我知道,所有的掌声和喝彩,都不过是一场场风花雪月的虚无。日出月落的晨昏里,默数花开风过。我只在原地,等候生命中最温暖的时刻,等候一双手,用幸福和温柔来牵我。­世事纷繁,时光终是无言,所谓的执着也许只是虚妄,所谓的抵达也不过是终点。而青春,又多么象一场盛大的烟火,易碎又那么容易凋落。再多绮丽精致的绚烂,都不过是一瞥惊鸿。那么多随风而逝的过往,又怎堪流水日益不停地雕刻?万千次回眸,依旧掬不起曾经的岁月,再大的虚幻和纷繁最终都要归于真实和平淡。只等满眼空花开成半声叹息,而荒凉就着月色打捞未央的记忆。生命不止,红尘无尽。仅以一程换一种懂得,仅以一程换一场经历,如此,而已。­喜欢默念“烟花不堪剪”,喜欢这样淡到极致的颓靡。仅是这样的几个字,就看得人满眼满心的荒芜和寂寞.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和思想的人,也不会就着满纸絮语堆砌文字。我只是明媚着忧伤,婉转着风华如水般清澈。­感叹曾经那么多水湄轻盈的花儿,如今竟只剩半盏叹息和回忆,一不小心就凌乱了昨日的眼眸。揽镜自照,细数鬓边每一朵年华,暮然惊觉,时光就这样在无言的静寂中逝去。刹那间,心,盘根错节,蔓草丛生。但我终于知道,懂得,仍是一份不变的存在。人生是一出独幕剧,总是上演着极其相似的情节。滚滚红尘,谁又是谁生命中的看客和过客?­年轻时候的我们总喜欢假装孤傲,假装成熟,喜欢把自己想象成浮生背后的那双眼睛,以洞悉一切的彻悟,漠寞而冷静地淡看所有的浮华。但我不能拈花微笑,也不能求得一丝慧根,任何琐屑和俗杂轻易就能将我击溃。还原生活本身,我的渺小和卑微不值一提。唯有灵魂深处那份最真最深的渴求和憧憬,像萤虫微弱的光亮,指引我一路前行。趟过最初模糊的印记,有些人、有些事,注定会被流水湮没。窗外,是大朵大朵的时光,耀目着走远。窗内,是一份怅然若失,临风而立的心境。推开一扇叫岁月的门,许多年华终于被再次搁浅。那么弱水三千,谁取你一瓢,醉饮红尘外?­这个世上,没有一条路是重复的.
就像寂寞,就像回忆,就像某些时日,某些人,依旧会成为注目的方向,但风声已松懈,而刺青早已留下一道暗伤,疼痛如昨。辗转万千风景,我始终坚信,有些伤痛是无法泯灭的,有些记忆是无法消褪的,有些人是无法释怀的。时光如水,总是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