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ihuyu
shuihuyu

别吻我,我害怕。

                                                     文  萌猫咪苏颜兮。

我打开灯泡,它很快地灭了,我又一次打开,它闪烁了几下,还是灭掉了。
我问它,你为什么不亮?它说,窗边有一只飞蛾,盯了我很久了。
我说,人家喜欢你,这不是挺好的吗。
它说,我不是火,别让人家看错了,误了一辈子。

人间情事,多少都是两相耽误,若是有了这灯泡的参悟,又怎会生出诸多无端的怨念?
多少感情的开始源于一种冲动,源于荷尔蒙的突然分泌,那样轻率地开始了一段感情,等到投入了全部之后忽而发现,对方并不是真的合适。
然后,最初出于爱慕的感情变成了责任感使然,双方都精疲力尽,想要做出最最好的模样伪装,一如爱情还未消弭那样。
最后,毕竟是装不来的,我们都不是最厉害的表演家,及至败露的那一天,这一段本来就不该开始的感情也终于疲惫地走向了结束。
分开之后,长吐一口气,终于结束了,那样的伪装,真累。

既然不确定,为什么要亲吻?你知不知道,你的感情多么容易毁了一个人。
他让你疯狂,他让你偏执,他让你无端的喜怒无常,他让你情愿去做种种不合事理的举动,他让你丧失了一切的判断力,变成了笼子里的困兽,不计结果,一切只是为了他嘴角牵起的弧度。
然而,这样的你还是失去了他,你自怨自艾自怜,你埋怨他的不近人情,你把自己想象成了世界上最悲惨的女人,投入了一段最惨烈的爱情,然后遍体鳞伤,你恨他怨他,这种怨结成了一把锋利的刀,你把它交到他的手里,然后紧抓着他的手将之插入了自己的心脏,然后捂着伤口,你说,你好狠。

是谁狠?是谁错?不确定就开始的爱情,早已有的确定的结果。

明知道自己不适合,为什么要发出光芒,引来飞蛾不顾一切的奔向你。

不妨坦然地说,我不适合你,然后熄灭自己,别误了人家。
不妨淡然的放下,感情这种事,多少不能一厢情愿,别难为人家。
凡事顺从内心,若是真的两相悦,那便在一起,若是一方心意,那也不强求。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必急,不必以为一次的错过就是永世的再难聚首,上苍安排好了一切,你要相信,也要等。
不要让一次次失望的爱情浇灭了你心中热情的火焰,然后再难拿出温度来对待那个真的值得的人。
不要用旧了自己,不要泯灭了最初的单纯,不要失望,不要彷徨。
他会穿过人群,越过荆棘,骑着七彩云朵,来找到你。

不是火,就别亮,不适合,就别随便亲吻。
不要误了人家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