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97wb1001
wb97wb1001

两个负罪者 ~ IRIDESCENT COLORS IN AMNESIC PAST

Chapter 1 

活着是罪。

因为“活着”带给了这个世界个体与个体之间的感情。让所有存在都背负起这样的本没有的事物,本没有的“罪”。

活着是罪。

大家都在背负着与周围存在的联系,大家也都在向周围施加着联系,大家都是

罪者。

而在罪者之上,背负起这些罪者,背负起这些“罪”,背负起一切的那存在,便是负罪者。

背负着,承载着,也因为这样的夙愿,负罪者就成了独属于一方世界的,长生者(Immortality)。

Chapter 2 

“妈妈,妈妈!”淡蓝色裙子,头上别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一个身影窜进我的眼帘中,她一手抱着一本厚实的魔法书,另一只手不断挥舞着,像是要抓住我的目光,“看这边啦!”

我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那个小女孩,四目相对,她带着那一副天真烂漫的笑,冲我的方向点了点头。

“爱丽丝,你要给妈妈……”还没来得及我将一句话说完,我的身后响起乐器演奏的声音,悠长,空灵。惊讶的我转过身去,“啊啦,原来是梦子你们呢。”演奏乐器的,便是梦子带领着的那些妹抖。

站在木台上的梦子冲我微微一躬身,又用目光示意着让我去看那一个小小的身影。

“妈妈,要开始了哦!”我的女儿,可爱的爱丽丝左手将魔法书抱在怀中,右手平平的伸出,缓缓张开五指,指尖一点一点凝聚起纯白的魔法的光芒。

接着,从她的背后飞出了七个小小的人偶,她们披散下的金发托在背后,在阳光映射下,连同着身上的舞服也泛起一点点亮光。

乐章踩着小步子缓缓前行着,“妈妈!”小小的爱丽丝呼唤着我,“马上就要开始了哦!”我轻轻笑着,,期待着由我的女儿为我带来的,一次盛大的演出。

舞是轻的,空中翩翩纷飞的七个小小身影在空中交汇,分离,旋转,我面前的稚弱的人偶使为我带来着这七色的舞。伴随着这空远的音乐,眼前的人偶不断变换着身姿,一点一点,我沉浸其中。“真美呢。”我看着空中的绚烂,喃喃自语着,我也分不清我说的是那人偶,还是操纵着它们的人偶使。

乐曲也到了终章,我身前的舞也缓缓结束。我看向面前那小小的人偶使,那将心中的兴奋与激动毫不保留地写在了脸上的爱丽丝,心里那充满了的骄傲,一点点荡漾开来,浮上我的嘴角。

Chapter 3 

结束了这繁美的演出,爱丽丝三步两步跳到我的身前,我抱起她,让她坐在我的怀中,轻轻靠着我。

我轻轻用双手抚着她的金发,看着她扬起头一脸的骄傲,邀功似的语气,“妈妈,我的演出怎么样?很好对不对?”。我轻笑了几声,用额头碰着她的额头,企图让她感受到我的欣喜,“是的呢,爱丽丝的表演很棒哦!我想整个魔界都不会有更好的人偶演出了!不愧是我最最最喜爱的女儿呢。妈妈好高兴。”

说着,我将她搂得更紧。她在我怀中扭捏了一会儿,找寻到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后,在我怀里享受一丝温馨与舒适,又仰起脑袋,用萌萌的眼睛看着我,“妈妈,爱丽丝的人偶舞这么好看,那爱丽丝是不是可以向妈妈要奖励?”

“当然啊,爱丽丝想要什么呢?”

心底里的喜悦慢慢浮现出来,“前段时间魔界不是有个旅行社嘛,爱丽丝想去旅游,去魔界以外的世界去玩!”

我一时失语,外面的世界?

“妈妈?”

“恩,爱丽丝怎么想着要出去玩呢?难道魔界不好吗?陪在妈妈身边不好吗?”

“因为之前听魅魔阿姨讲起外面的世界嘛,那种让人怎么吃都不会长胖的珠子,还有会飞的乌龟什么的,我很感兴趣啊!所以这次想出去玩一段时间。”

“这样的话,妈妈再考虑一下吧,”我心里叹了口气,果然会女大不中留吗,但爱丽丝明明还是小女孩。或许连我自己也没有察觉,心里已经有了一丝决意,“之后再给妈妈演一场人偶剧好吗?”

“恩!”似乎是察觉到我已经默许了外出的许可,爱丽丝将欣喜全然显露在脸上,一个大大的笑脸。

“看来,是时候了!”

Chapter 4

爱丽丝是不能去外界的,因为她是魔界人,更是我所创造出来的近乎于完美的魔界人,注定了便是她不能适应外界的环境。魔界的存在,是我经过规定后的世界,含杂的规则层面的事物注定了不是外界的自由所能匹配的。如果爱丽丝出去了,也许过不了多久,她的身体便会崩溃,像死了一样。

况且,爱丽丝本身的身体也快要承受不住了,那样的魔导书的力量本就不会是魔界人所能承受的,刚才人偶剧之后爱丽丝脸色的苍白我也是看见了的,如果不给她换上更好的身体的话……

那么就来做吧,让爱丽丝真正的变成完美的存在。

想到这点,我立即让魅魔帮我给外界的一个存在送去了一封信,至少我认识的朋友中,她是为数不多的热心肠的人。

到了下午,我坐在庭院里享受着梦子泡好的茶,一旁突然的空间突然撕裂开来,一道暗红惨烈的隙间,却在两旁打上了两朵大大的绚丽的蝴蝶结。

“今天的蝴蝶结怎么换颜色了?之前都还是淡紫色的,怎么换成这样红白相间的了?”

从那隙间中缓缓走出来一位少女,她就是我所说的外界的朋友,妖怪贤者,八云紫。

“好久不见,紫。”

“是啊,好久不见。我从魅魔那里收到你送过来的信了,那些东西我给你带来了。”贤者说完,在一旁的空地上又是一道隙间拉开,落下几道身影掉在地上,“这次的事情,不会轻松啊。”

“谢了,紫。这次就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啊啦,神绮白痴妈妈真有干劲呢。”妖怪贤者打开折扇,露出来的双眸中,满是笑意。

“你总是这样开玩笑。还有些时间,我让梦子给你安排个房间休息会儿吧,我现在把舞台准备好。”

“那便让咱好好期待一下吧,你和爱丽丝所绽放出的光。”

一夜再无多言。

Chapter 5

到了第二天,我早早坐在庭院里,一点点啜着手中刚泡好的红茶。四处张望了下,依旧是那样平常的景色,永久不变的繁花,还有那前些时日由爱丽丝与梦子准备好的演出台。唯一不同的,便是那台上,由魔力的丝线所挂起来的几个人类了。

我站起身来,慢慢走到那八个可怜的人类身前,“这样的八个人也亏得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能找到,真是她的风格。”

这八个人是我麻烦紫从外界抓来的,八个人类,八个本该是外界中享有盛名的正直者。

我沉默下来,在原地踱着步子。明明到了这样的时候,心中却又……该死,该死,如果不是之前的战斗把那该死的魔导书的能力引发出来的,爱丽丝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身体濒临崩溃。

只要爱丽丝能继续存在在这个世界里。

正在我心中烦乱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爱丽丝的呼喊。“妈妈,妈妈!”,那道小小的蓝白相间的身影从远处跑来,扑进我的怀中。

我将那小小的身影抱在怀里,看着那望着我的一双晶莹清澈的大眼睛。我将手放在爱丽丝的头上,慢慢拂过她的金发,“爱丽丝,妈妈会让你到外界去玩的,不过在走之前,让妈妈送给爱丽丝一个礼物吧。听妈妈的话,站到那木台的中央去好不好?”

“嗯嗯!”爱丽丝的眼中满是期待,一蹦一跳地来到了演出台的正中央,她指着身旁吊起的几个昏睡着的人类,“妈妈,这些人在这里干嘛呀?”

“那就是妈妈要给你的礼物了,爱丽丝。稍微等待一下,稍微忍耐一下,妈妈这就将这个礼物完成。”我避开爱丽丝的眼神,转过头向一旁负手而立的梦子示意了一个眼神。梦子向我与爱丽丝稍微躬身之后,双手取出八柄小刀,迅速地扔出。

“砰”八具身体摔落在木台上。

“爱丽丝,妈妈送给你的礼物,是一个仪式。会稍微有点痛,所以爱丽丝要忍耐一下哦。”说完,我挥了挥右手,打出几道由魔力构成的牢笼,将爱丽丝罩在其中。

“妈……妈妈?这是干什么!”小小的爱丽丝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自己的妈妈竟然对女儿使用魔法,一直溺爱自己的妈妈竟然将自己关在牢笼里,“是不是爱丽丝想要出去所以妈妈生气了?”

“我的爱丽丝,妈妈没有生气,妈妈其实是在高兴着。”

“那为什么!妈妈为什么突然要这样!爱丽丝不明白啊!妈妈不是最喜欢爱丽丝了吗!妈妈不是说这样说过吗!”

“是啊,妈妈最喜欢爱丽丝了,所以只能这样了,妈妈只能用这样的办法。”

小小的身影跌坐下来,眼中压抑不住的泪水涌了出来,不停质问着我,不停哭着。

“爱丽丝……神绮大人这样做也是没有办……”一旁的梦子向前几步,想过来安慰她。

“连梦子姐姐也这样!你们都不喜欢爱丽丝了吗?”

看见自己的女儿伤心欲绝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那一声声哭喊出来的话语,那么锋利,那么尖锐,深深扎进我的心里,我努力平复呼吸,将心中那无可压抑的悲伤死死摁住在了肺中,随着呼吸一次次吐出体外,“爱丽丝,睡过去吧,睡一觉起来一切都好了。”我抬起手,使出一道昏睡的魔法,想借此来让爱丽丝好受一些。

“妈吗……明明我最喜欢……”小小的人偶师睡了过去,躺在这冰凉的台上。安详,却又凄惨。

梦子来到我身旁,默默地将手帕递给我。擦拭过眼泪,我深深叹出一口气,“妈妈也最喜欢爱丽丝了啊。”

我走到舞台前,将爱丽丝抱在怀中。背后那六道散发着魔幻颜色的紫色翅膀慢慢展开,带着我与爱丽丝渐渐飘离地面,悬在半空中。

“以负罪者,魔界之神,神绮之名,仪式,开始。”

瞬间,原本湛蓝清澈的天空被黑暗占据,本是轻松悠闲的魔界被压抑的黑云笼罩,本该是喧闹的魔界被轰鸣的雷电声充斥,本该是欢快的魔界被我心中那不断发酵的痛苦占据。因为我是这个世界的负罪者,是掌握着这个世界中最高能力的存在。

一道晦涩繁杂的魔法阵在我脚下缓缓展开,我伸出左手,掌心中凝结着魔法,射出七道魔力链条,一个接一个地刺进七个正直者的胸口。

但没有鲜血流出来,只是我的魔力链条慢慢由白色转变为淡红,继而变成妖艳的血红色。我着掌心吸收了七位正直者鲜血的魔力集合,“这样第一步就完成了。接下来就是爱丽丝的身体了。”我将目光放在这八人中唯一的女性身上,“虽然只是个少女的身体,不过也多少算是长大了,毕竟爱丽丝也一直抱怨自己长得慢呢。”

将爱丽丝的身体放在那名女子的身旁,我的右手开始结印,打出魔法阵包裹住两人,看着她们彼此的身体渐渐崩坏,分解,消散慢慢化作天地之中唯一的一小个光点,漂浮在我面前。

“就差一步,仪式便完成了呢。再忍耐一会儿吧,爱丽丝。”

说完,我将左手之中的血色的魔力注入到了这光点中。

“轰!”霎时,这一小点光慢慢开始膨胀,逐渐形成一个较大的光团,将整个洋馆点亮。

我缓缓跪坐在地,双手合在一起,心中满是对之后分别的痛苦,泪水不停滑落脸颊。但心中却又想着爱丽丝,想着我可爱的女儿能够继续在世上活着,继续向周围的人们展现她自己独有的光,我心里又攀上一丝乐意,“即便你不会记得过往的一切,即便你我永无法再相认,即便如此,我也要你继续存在下去,让你去到外面那七彩的世界中去,让你成为那七彩的光。”

慢慢的,那光亮愈发刺眼。将阴霾的天空穿刺开来,让它重新显露出那本有的湛蓝清澈。从那光团中,慢慢显露出一个人形,蜷缩着身体,紧闭着双眼。我伸出手去,将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拂过她堪堪即肩的头发,“还是和之前一样绚丽的金发呢。”

我缓缓站起来,抱着爱丽丝进了洋馆,离开前又转头看向一旁的女仆,“梦子,把这里打扫好吧。”

“好的,神绮大人。”

Chapter 6 

“嗞”,一道隙间在我的身旁出现,从里面走出来的是妖怪贤者,八云紫,以及一直穿着蓝色道袍的九尾妖狐,八云蓝。紫看到我怀中抱着的爱丽丝,打开精致的折扇遮住下半张脸蛋,“看来仪式是顺利完成了,恭喜你,神绮。”

我点点头,“先等一下,我先去给爱丽丝换上衣服,之后还要再麻烦一下你。”

片刻之后,我带着爱丽丝来到洋馆的中庭,看到坐在那里的八云紫和她的九尾狐式神,“紫,之后我就把爱丽丝交给你了。仪式之后的爱丽丝已经不再算是魔界人了,却也不是人类。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可以适应外界了。”

紫的目光在爱丽丝身上停留了少许,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转头看了蓝一眼,“她的身体现在算得上是天生的魔法使了。在我那里的话,她不会有事情的。毕竟现在的她已经是真正有能力的存在了。”

“是啊,对了紫,还有一样东西要你帮下忙,”我让一旁的梦子递过来一本书,之前由爱丽丝使用的魔导书,“希望你能在这本魔导书上下一个结界,让爱丽丝不要过早地接触到这本书的能力。”

紫拉出一道隙间,将魔导书整个吞没进去,“好吧,魔法使的基础,再加上这本魔导书,你是想让爱丽丝以后成为你我这样的存在吗?”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那就看爱丽丝的了吧。”

我俯下身,看着依旧熟睡着的爱丽丝,轻轻地搂着她,吻了吻她的额头,“之后的一切要好好的,不要让自己受伤,不要让自己难过,因为你是这魔界中最耀眼的光,也一定会是外界中最耀眼的光。”

我向紫点了点头,看着她的式神抱起从我手中接过爱丽丝。

“拜托了,紫。”

“放心吧,神绮笨蛋妈妈。”紫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走进了隙间。

“嗞”隙间扭曲的空间慢慢恢复正常,那些狰狞的恐怖的眼珠再没有出现,留在我眼前的只是一片寂寞的清晨景色,阳光透过树枝间的缝隙渗漏下来,落在我的眼泪上,透出那彩虹版的光亮。

却又慢慢滑落,摔碎在冰冷的地面上。

Chapter 7

夜晚的人之里不像白天那样平静祥和。

劳作的人们从田里回来后,带着一腔的喜悦和家人分享着对未来收成的期望。吃过了晚饭自然是在人之里散步聊天,或坐在树下与邻居讲着自家孩子的逸事。不过今天不同,人之里的人们大多聚在中心的广场处,喧闹与欢乐荡漾开来,尤其以小孩子为主。

因为今天是那位魔法使的人偶剧。

那位住在魔法之森的人偶使不时会来人之里为所有居民献上一场盛大的人偶剧。或舞蹈,或戏剧。总之在这文化贫乏的环境中为这些居民带来了极大的享受。今晚也不例外。

双手平举出来,在魔法光的照射下,一条条银丝反射出点点亮光。那位魔法使慢慢旋转着身子,那些浮在空中的人偶随着她们主人的身影,也慢慢舞动起来,时而聚拢,时而散开,又时而打出七彩的弹幕划亮着漆黑的夜空。博得一片叫好声。

演出结束后的人之里,人群也慢慢散开,大家目送着那位魔法使离开后,又慢慢回到自己的家中,燃起一盏盏油灯,让村子在寂静中显出淡淡的繁丽。

而那魔法使呢?回到她自己位于魔法之森的洋馆中,她安静的坐在壁炉旁,听着柴火迸出火星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她也很少说话,偶尔说几句,但也不过是命令样的语句,“上海,帮我倒杯茶吧。”

今晚的她依旧安静,像个完美的大人偶一样坐在炉火旁。怀中抱着一本细致包装的魔导书,慢慢将劳累的身体放松了,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那有着银白长发的身影。

……那样温暖的,让人心安的声音。

……那场充满了喜悦与紧张感情的演出。

魔法使缓缓醒过来了,站起身来走到窗台边上。望着天空中那一片浓稠的黑暗,

“呐,妈妈,爱丽丝想你了。”

YakumoNo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