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97wb1001
wb97wb1001

躁乱后的宁静

Release me from my unfulfilled past clinging to me from behind making death difficult.*


高一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想要去写小说的念头。准确说来,那时候自己想的并不是去写“小说”,倒更像是讲一个故事,就像是初中那时候给班上几个朋友讲着魔兽争霸的剧情一样。人物,剧情,开头结尾这样的东西我都没有考虑,仅有一个想要去讲出属于自己的故事的念头。

那时候的自己,很大程度是受了日本轻小说的影响的。那些能够靠着讲述自己喜爱的故事谋生的家伙,真的很棒啊。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行业,从事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这是很久以前便有的讨论了,而那些作家们正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并能养活自己的职业啊。

而且我这个人最喜欢给别人讲故事了,不,我自己应该坦白,我最喜欢别人听我讲故事时的样子了。

但高一那会儿,我自己的内心是有病的,那段时间的自己不愿意去面对生活。看着每天重复发生的事情,总想着要是能够快点结束就好了。将自己放逐在兴趣上,让自己随着自己的心情去活着。

所以那时候的自己就像是浮萍一样,漂啊漂着,不去打扰别人就这么在内心之中不断憧憬着存在在那未来的可能性之中的幻梦。那时候的我是没有根的,不知道内心那汹涌的感情究竟能够生长在哪里,到底是家庭之上好呢,还是和仅有的几位友人之上好呢,或是自己慢慢喜欢上的东方project之上?

啊,果然是要跟着自己的兴趣走才对。甚至走都还不够,应该是向着自己的兴趣奔跑起来才对,就像那梅洛斯一样,跑吧,再快一点吧,突破自己的极限让自己奔向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吧!

所以那时候,我想也没有多想,带着一点破碎的图片便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我毁掉了这幻想乡》。是的,那时候我选择了将自己的感情依附在日渐喜爱,已经有点再放不下的东方project之上。

没有故事的大纲,没有人物角色的设定,仅仅靠着自己期望着的结局的光景便迈出了脚步,这样的行为对于我这样自身实力不够的家伙来说,无疑不是自寻死路。所以在我拼拼凑凑挤出了三万余字之后,我便放弃了。“实在是太难了,剧情好乱,写作水平也不好。”这本书就这样被丢在了电脑的数据库之中,想必到了现在,那些原稿的文档已经有了厚厚的积灰吧。

对于我自己来说,虽然那本书成为了黑历史,它也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即便只有短短的三万字,它已经向我说明了足够多的问题了。凡事,仅仅带着一腔热血便出发终究是不行的,人们需要的是觉悟而不是热情,那是体会到了将要面临的艰辛,可能出现的磕磕绊绊,甚至最后惨淡的结局。三分钟的热度是谁都会有的,但三十分钟,三百分钟,三千分钟的热度便不是任意谁都会拥有的。

带着热情与觉悟前行的人,这是我在第一本小说的失利之后开始,越来越欣赏与崇拜的人。信息发达的世界之中总会了解到各式各样的偶像,亚历山大大帝,霍金,ZUN,无关行业,无关时间空间,凡是有着这样品质的人便已经足够让我敬重了。

也就是带着对这样的人的敬重,在重新准备了半年之后,我打算开启我的第二本小说了,《幻想乡大妈怪谈》,也就是改名之后的《东方HOLIC》。比起第一本小说,这次算是有了充足的准备,我用了半年多的,甚至快一年的时间来准备剧情与人设,大纲在中途重新推倒重写了两次,细节的修改更是难去统计。

终于,我感到自己感到准备好了去有一个新的开始。不再像是过去那样,空有热情,也不会像过去那样,遇见了一点困难便驻足不前。

其实与我亲近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模糊的感受了,在高一的时候我是那么的胆怯,稍微有一些困难便寻找着规避的方式,美其名曰捷径。自然,得到的结果也不是什么美味的珍宝。我不是想说成绩如何,但那是直观反映态度的一个方法。原因在我,这一点我是明白的。

所以这第二本小说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次新生一样,能够重新鼓起勇气向过去自己的胆怯冲锋。就算我的笔尖并不锋利,但我依然选择向着那风车样的困难进军。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不会知道,我能够确信的便是我能够摆脱现在这样糟透了的现状。

于是,我迈出了我的步子,一步一步,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要失去平衡摔落在地上一样;慢慢能够站稳身子了,我也就能够试着小跑起来了。就像是感受到了未来的光明一样,我又一次感到我的生命燃烧起来了,向着四周散发出一点微不足道的光与热。

我也能够带给别人一点什么了。

当我再一次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真的就有泪水在我的眼眶中打颤。对于曾经的那个我来说,这是多么珍贵的事情,我和自己以外的世界又有了联系。即便这样的联系在现在阶段还稍显的脆弱,但总有一天这幼小的树苗会长大,变成那高耸入云的存在,让我自己环抱不得,只能在地面上赞叹它的威武。

“作出各种各样的牺牲去完成想要做的事情,我觉得这种禁欲般的感觉是比较重要的。”这是东方project的创作人,ZUN,在他的演讲会之中提到的,关于他自己对于创作的看法。

在《幻想乡大妈怪谈》刚开始的时候我便想过,自己究竟能不能像ZUN那样,按照自己的喜好与心情,保持下去,创作下去,坚持自己走着的道路上不被着三千世界分散了目光。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我是真的认为我做到了。

那是一开始热情与觉悟尚且都健在的时态了。要是现在的话又怎么样呢?

现在我的第二本小说也已经22万字了,从六月份开始第一章到了现在已经更新了快五个月。最初的热情是否还在呢?

我认为是还在的,甚至到了现在我还拥有了比从前更甚的感情,对东方project也好,对自己的小说也好。我感受到内心之中喷涌而出的“想要完结”的声音,原来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内心的愿望,会是这样的感受吗?

这本书还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够迎来结局,在那过程之中我是越来越期待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了。不全是关于自己的小说,更主要的是关于自己这个人。

本来我是打算讲着过去,我自己与鬼之间发生的故事的。但感觉那恐怖如猛潮的感情已经退回了心里,实在难以描述。凭着一点空荡荡的心情记下了这些事情。在不久的将来,我也一定会将这样的感情写进新的一本小说之中,让那从未实现的过去得到一丝慰藉吧。


过往未实现的遗憾从身后紧紧缠绕着我,让我难以安息。请在那里,放了我吧。

                                                                                                                                                                                                   YakumoNoDo

*出自泰戈尔,《飞鸟集》。结尾是自译,聊以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