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97wb1001
wb97wb1001

跳舞的独脚人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少有外人往来的村子。

这个村子风光相当美丽,无论季节变换,村子总会沐浴在春的温暖之中。逢上一个大晴天的话,灿烂的阳光很快就让大地暖和起来,逼得人们只得穿上短袖短裤。若是赶上一场大雨,那景色便更是美得让人着迷,雨水就像在山尖汇聚了起来,慢慢凝聚出一条清涧的小溪;不像瀑布那样激烈,但潺潺的声音却更让心间滋润起来。

不光风景秀美,村子里的所有人也都十分友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鳏寡孤独者,皆有所养。这样的描述无论再多上几条都不为过。大家都是从小合穿一条开裆裤,或者伴着一个洋娃娃玩过家家的好伙伴,彼此之间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

小孩子总是由全村人来抚养,在全村人的守护之下慢慢长大,男孩子的肩膀变得壮硕,开始逐步从老一辈的人们手中接过更多更重的活路;女孩子身体也会变得丰韵,展现出各自的魅力,手也能够更灵活地使用针线,悄悄地为她的心上人缝上一双手套。

但是这个村子有一个怪人,他生来便没有他的右脚。从小到大,他只能依靠他仅有的左脚,一颤一颤地跳向他想前往的地方。每次他累了的时候,总会停下跳跃,依靠在身旁的树上,任由迎面而来的轻风吹拂过他,荡漾起空荡荡的裤腿,在风中张牙舞爪,倒有些吓人。

即便如此,在这个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接受了独脚人,每次见面的时候也总会高声呼喊出独脚人的名字。每次村子里的聚会时,也总不会忘记邀请独脚人来参加。餐桌上也总会替他准备上一套餐具。独脚人也一直带着感激的心情,一直和大家欢声笑语着。

直到,那一天。

那是一次少见的大收获,整个村子都还沉浸在一季丰收的喜悦之中,推挤如山的粮食作物,有了这样好的收获,之后的生活还愁些什么呢。大家拿出了珍藏的麦酒,围聚在一道大大的篝火一旁,各自向四周的人讲着自己在这幽默氛围下想出来的俏皮话,好是快乐的样子。

独脚人也在其中,他正坐在篝火旁,和他心爱着的姑娘聊着话,刚刚还说道那些多出来的粮食,除去了要交易的那部分,也还会留下不少来酿酒。或是自己最近才听到的关于村子里哪些个老家伙又在牌局上输了钱。在他看来,这样的时光要是一直下去,会是多么的美好啊。

这样的宴会继续进行着,突然不知道是哪个年轻的小伙子蹦跳了出来,踩着奇怪的却有着节奏的脚步,还一边拍着自己的手。他随手端起已经空了的盛饭用的大锅,敲打出一系列的鼓点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啊哈,处在喜悦氛围的人们一下子沸腾了,内心的某处瞬间满溢了出来一般,大家慢慢跟着那样的节奏摆动起自己的身子;先是那些可爱的充满朝气的孩子们,咿呀咿呀得胡乱叫着,身子也总是蹦来蹦去,却意外得贴合着那不断响起的节奏。

慢慢年轻人也加入了进来,带着他们正渐进着成熟的世界混入了这明亮的火光之中,快乐的波纹不断四溅出来,淋落在了那些喝着麦酒的老人的杯中。

悄悄的,滴答的声音溅了出来,哈哈,那些老人们也在享受着不是吗?有的还扭动着他们那因为岁月摧残而带出来的肥大的肚腩。倒也有些憨萌。

村子就这么沸腾起来;近似本能的冲动已经无法抑制,人们随着自己的情感一起律动着身子,两两结伴,或是三五成群,大家总会找到自己吸引的对象,四散着围聚着,总都是那么快乐。

但,独脚人跳不了舞。

他也很是热切地想加入到那样的快乐海洋里,他拉着他心爱的姑娘,也试着去用心感受那样的欢乐的节奏,或是他内心的声音。

但,独脚人跳不了舞。

他试着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但却总要失去平衡,无奈之下,他只能靠在一张桌子旁。用桌子作支撑。

我真是聪明,这样我就可以用的双手来跳舞了。

当他将注意力从那支撑物之上拿开,撇过头的那一刻,才看见他心爱的姑娘此时正和另外的人一起共舞着。她炫目的金发已经带上了些许的汗水,像是已经很是热烈地又过了一支舞一样。

但,独脚人跳不了舞。

那名美丽的少女目光紧紧注视着与她共同分享一小片世界的那位青年,目光也不再是以往那时的深邃,漆黑的眼眸之中映射出来满烈的粉红色,好似猛一阵巨浪拍打在独脚人的心口上。沉默在心海里的那一叶小舟,翻灭像是已经开始倒计时。

但,独脚人跳不了舞。

他生来就没有了右脚,到了大家都在享受着那跳跃起来时,像要挣脱束缚的快感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过去那记忆的破片像一柄柄银光乱闪的飞刀,一次次,一柄柄,扎入到他的脑海里,切割着从过往到现在那美好的生活的长流。

“独脚人快点啊,大家都等着你呢!”“独脚人,我来扶着你吧!”“独脚人,我新做了一个木头的拐杖,你要不要?”“独脚人……”“独脚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记忆猛烈地袭来,而舞会也进行到高潮,那激荡起来的空气像一只风的巨手,拨弄着独脚人空荡的裤腿,也死死掐住了独脚人空荡的内心。

因为,独脚人。



独脚人的惨叫声没有传入到任何人的耳中,这附近的所有都被那些村民内心的冲动统治着,他们决不允许任何破坏这样美好热烈气氛的事物存在着。这是作为快乐的集体所想要享受的氛围,这是从未有过了欢乐的世界,所以没有谁能够破坏它,这就是作为一个集体的团结,是所有人都应该去保护的珍贵的事物。

独脚人也在跳着舞,疯狂地挥舞着他的双手,搅拌着自己头顶上那浓稠集聚起来的气氛;他也挥洒着自己的汗水,试图在这样的集体之中点染上属于自己的一点点部分,那只属于自己却也属于整个集体的一点点座位。

他挥舞着,他蹦跳着,他高声尖叫,甚至最后摔在了被大家踩得坚硬的泥地上。好不容易撑起来的身体,右手向远处伸展着,企图抓住一些支撑让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但还没等他能够站起来,他就已经被他那心爱着的女子轻快的舞步撞到,三晃两晃之间他又重重摔落下去。

独脚人将双手抱在胸前,慢慢地,艰难地,扭曲地抱住自己的脑袋,耳旁不停回绕着身旁那些人的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声。身体一点点颤抖着。

渐渐,他不再颤抖丝毫,一个人就那么平静地躺在了土地上,紧紧将自己的目光锁在眼前灰棕色的土地上;仍由着四周席卷而来的海浪迫近自己,淹没自己,吞下自己,将自己卷上天空之上。

看着那些不断狂舞着的人们慢慢变小,最后成为一个又一个胡乱转动的小点,就像是摇动箱子里的那些玻璃弹珠一样,映照着火光之中一闪一闪,一个又一个的小点无意之中与天上那渐渐显出身形的星星对应起来。天地之间,闪烁着萤萤的光芒。

“真是……美丽的景色。”

被巨浪提着领子,直直停留在空中的独脚人看见这样的景色,眼神丝毫不肯松开视线,甚至每一次眨眼都是那么快速,生怕会错过这对于他生命来说最重要的一刻。

“真是……希望能够再这么下去。”

天色已经接近明亮了,人们疯狂的呐喊声已经弱了下去,渐渐有人离开了,一个,又一个,三两成群的村民停下了舞步。

空中的独脚人,已经躺在冰凉的土地上没有了一丝动静。

他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因为,独脚人跳不了舞。



独脚人的死引起了全村的轰动。

一时间议论着独脚人的死,全村的人都沸腾了。因为在昨晚的时候,谁也没有察觉到独脚人,所有人都沉浸在了对于跳舞的新奇之中,谁也没有停下来去看独脚人一眼。即便是刚刚才和独脚人说过话的那名少女也一样,甚至她都不记得自己在跳舞的时候撞到过独脚人,将他狠狠地击打在地上。

人们对于独脚人的死有着种种猜测,一说是被村子里仇恨他的人人撞上了后摔倒在地,他还没来得及呼救就被那仇人踩了几脚要了性命;也有说他是犯了病,或是触怒了老天爷所以就要了他的命。

说来说去,到了最后还是没有个定论。难道好好的人,就会这样平白无故的死掉吗?若真是这样,那世界未免显得太荒谬了一些吧!

这样的议论持续了两天,每家每户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说法,但没有定论。直到村长将所有人召集起来,让大家放下那些无谓的猜测,心思重新放回到每天的生活之上。要是再这么下去,怕是其他村子的人也会开始口舌,而且大家也需要做过冬的准备才行。

这样的轰动,也不过延续了小一个月的时间。在村民找到的世间极乐面前实在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也许能够让人在闲暇的时候,稍微提及一下当做是日常的谈资就已经是极限了。对于整个村子的生活并没有任何的改变,大家重新专注在平日的生活中,但所有人都将这样跳舞的形式保留了下来。

这不,就在独脚人死去了一个月后,又是一场盛大的舞会。又是那熊熊燃烧的篝火,尽兴的乐曲演奏,甚至还有那在人与人之间迸发出的感情的火花。

一场场,一夜夜,一年年。

当许多年过去了,一些过往的商人再度经过这个村子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村子倒也不像是战乱或天灾的残骸,房屋全部都完好着,但没有一间关上了门。

商人的头领带着自己的伙计挨家挨户地搜了个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奇了怪啊,头几年来的时候,这个村子还是热热闹闹的,怎么一下子,这些人都不在了?”

“头儿!”那是在村子其他地方搜寻的伙伴的声音,“头儿你快过来!村子广场那边!”

“什么事情这么慌?”

那头领领着身后的人向着那声音的来源地走去,就在真正踏出那一部之前,他都绝没有意料到自己究竟会看见怎样的恐怖。原本他是预料,那叫喊的家伙发现了什么宝贝。

但在那一片广场之上,只躺卧着一排排安静的尸骨。一双双空洞的双眼像在盯视着这队商旅的所有人一样。它们的四肢杂乱地摆在原地,不像是人为整理过的样子,不时还有两三个尸骨堆叠在一起。

“老天爷!这到底是……”那头领说不出话来,内心深处涌起一阵恶心。即便面前那堆尸骨看起来已经有了足够岁月的痕迹,但他依旧感到像是复仇一样的味道随着风一起拍打到他脸上。

“呜!”一些心理能力稍差一些的伙计已经弯着腰吐了出来。

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情形,即便心中对这突然失去了生机的村子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又有谁会料想到这些尸骨会如此集中出现在广场之上。

几个胆子大点的家伙稍微稳定了心情之后,慢慢凑了上去,“这村子不会被强盗屠了吧?”

“喂,那边留了东西。”其中一个家伙眼尖,看见了尸骨一旁的石头上隐约刻下了痕迹。于是几个人聚到了那石头面前,就连那头领也不例外。

但是这石头上刻着的,根本就不是文字。反倒像是他们在其他地方听说的壁画。七倒八歪的线条,有些竖有些横,寥寥几笔拼凑在一起倒还有一个人的模样。

“这不会是个人吧?”有个脑袋稍微灵光一点的家伙说着,他是觉得像个人的,有头有手,身上还带着一些看起来像是装饰的玩意,“你们看啊,这边和这边一起看的话……”

他在那石头上指指点点,说得倒还像那么一回事。

其他人也端视着眼前的痕迹,心里按着那家伙说的形象猜着。但片刻之后,其中一个人又摇摇头,“是有点人样儿,但还是不太可能。”

“咋就不可能了?”

“要真是个人,干嘛只会有一条腿?”说话反驳的家伙指了指那痕迹。众人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还真是只有一条腿。

“说不定就是个一条腿的人呢!” 两个人就这么拌起嘴来,说得是煞有其事,就像两人看见了过去一样。

“屁!这些家伙吃饱了撑的刻个一条腿的家伙在这里干什么。” 

“这……”那说是刻着人的家伙一下子呛声了,脸涨得通红,就差没憋出个屁出让所有人笑出声来,“我知道了,这个一条腿的人是屠了这里的强盗,绝对是那些家伙的标志!”

“你就吹吧!我看这一路上没遇见个活影儿,你自己想见到个人吧!”

“你这家伙!”

两个家伙就这么斗着嘴,一旁其他的伙计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两个家伙经常喜欢这么吵架,但平时里关系可好了,反正这样的商队一走就是好长一段时间,缓解下气氛把大家逗乐就足够了,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鬼地方。

那头领打量了下四周,那些尸骨看着实在有些瘆人,他拍了拍手大声吆喝着自己的伙计,“好了,准备下东西,继续出发。我不管石头上刻的是什么强盗的独脚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现在要出发了!”

“好咧!”

吹响商队的号角,一行人离开了这死寂的村子,继续向着下一个地方前进着。一路上仅有一点渐弱的争吵声还会传来,慢慢消散在风中,散步经过再没有生气的村子。

                                                                                                                                                                                                   YakumoNo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