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97wb1001
wb97wb1001

很早以前自己提过一个问题,如何杀死我自己眼中的概念我。到了今天我觉得这样的答案还得从过去中寻找。那些从过去之中不断伸出的触须缠绕着现在的人们,让人分不清过去与现在,不停闪过时间的错流。最后落得崩溃的下场,这样一来,我自己眼中的概念我就会被肢解,变成一个个破碎的“特点”,而不足够构成一个完整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