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97wb1001
wb97wb1001

日记:1

西历2015年8月21日 21:36 第三连接区 废弃地下室

我决定写一本日记,将自己在这里遭遇到的一切全部写下来。现在的我躲在第三连接区的一间废弃房间里,好不容易在之前的六天里捡回了一条命。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到原来的世界,更不知道这本日记除了我之外还会不会有人阅读,我都一定要写下去。这是我为数不多的能够确认自己活着的事情。

一切都从五天前开始。

那天晚上,我还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在无聊之时随意浏览着网页。页面上突然跳转出来一条消息,上面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什么恭喜我,进入了下一个世界,人性,精神,这些我都不明白。还没等我操纵着我的鼠标去点击右上角的红差,我已经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了这个世界,现在回想起来那里的位置应该是第三连接区的上层,具体在哪个建筑里已经不记得了。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扑面而来温热气息的濡湿建筑;感受着那一滴滴落在我脸上的粘液,让我意识到了那残酷的现实,这不是人类的世界。

我的手不受控制一般的挥舞着,试图抹去脸上那恶心的液体。紧闭着嘴,生怕那液体会流进自己的体内,这来路不明的东西,绝对不能吃下去,好在我反应及时,所以并没有任何的液体流进我的嘴里,光是传进我鼻子里的那类似腐尸的味道,就差点没让我吐出来。

我一开始打算站起来,但地面上那类似菌毯一样的东西,表面像倾倒上了润滑剂一般,脚上一点摩擦里也没有,让我根本无法站立。在原地跌倒了好几次后,我只能放弃站起来的打算,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任何能够当做扶手的物件。

整栋建筑的内部,像是完全被奇怪的生物体包裹住了一样。虽然建筑的结构与人类世界的相差不多,但没有一件东西会是人类使用的。在天花板上黏着着一张张巨型的口齿,从中不断滴落着类似胶状的液体,那些液体大概就是刚才落在我脸上的了。并没有酸性,我到现在也还没有弄清楚那些涎水一样的液体有什么作用。

我在地上挣扎着,将身上穿着的衬衫撕下一小片,拴在自己的脚上试图增大摩擦。好不容易我能够感受到自己脚上传来的力量,我一点点往一面墙壁那里挪着步子。四周的墙壁,以及地面上同样黏着了一层生物质的奇怪组织,表皮上一层层的褶皱,那深褐色的颜色让我看了心都发凉。上面突出了一条条的管道样的纹路,不时会闪过光亮,像是在运输着什么一样。

我鼓起勇气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那墙壁的表层,出乎意料的,这褶皱十分坚硬,像是覆盖了一层铠甲的物质。十分坚硬,我试着用指关节敲了几下,听到了传出来的闷响,看起来里面是实心的,否则应该会像人类世界里的墙面一样发出闷响才对。

这栋建筑就像是有着生命的存在一样,时不时得,整个房间会传来一阵沉闷的,像剧烈的鼓声一般的噪音。那声音相当有规律,我的心脏每跳两下,那声音便会响起一声。我怀疑着是不是,那声音便是整栋建筑的心脏发出的。

整个房间留着一处大门似的空间,完全没有阻拦,似乎是让邀请着我进出。我小心翼翼地在那里走着,每一步都必须先确认好自己的落脚点。在试图走出房间的过程中,我摔倒了两次,每一次我都试着将身子翻转过来,是自己的脸部面向天花板,避免任何地面上的滑液落进自己的嘴里或鼻子里。

好不容易来到了那门口,我抓住处在边缘的硬质层,慢慢探出头,打量着房间外的一切。

除了漫无尽头的生体建筑,什么也没有。

我退回了身子,依靠着那一片硬质层。使劲呼吸着空气,再慢慢吐出去,努力感知着那气流从气管中经过的感觉,试图让自己慌乱的心平静下来。

猛地一下,我背后一空,摔落在了满是滑液的菌毯上。我侧着头,目光寻找着刚才还依靠着的硬质层。我惊骇地发现,那硬质层连接着的正片墙壁,正缩向另一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肉球。上面一条条管道凸现出来,不时蠕动着,偶尔会翻吐出一些暗绿色的粘液。

那之后的我费着全身力气试图站起来,但不管我怎么挣扎,脚上都不曾传来受力的感觉。每一脚都像是蹬在了虚空之中,就像是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从高空中跌落下来,突然两腿一蹬时感受到的空虚。

我站不起来,只能在原地苦苦翻滚着身体,指甲死死嵌进菌毯之上,一点点得与身后那恐怖的肉球拉开距离。还没等我爬出一段距离,我面前已经出现了一道身影。

突然间我感到腰上缠绕上了触手状的东西。我吓得紧闭着双眼,无力地等待着我的死亡。那触手一圈圈得裹着我,将我勒得死死的,生怕我掉落下来一样,后来又把我举在空中,放到了什么面前一样。扑面而来了腥臭的热气。

我隙开双眼,试图去看清身前究竟是什么生物。但那触手将我在空中猛地一甩,又让我再度闭上了双眼。

“ni,nin……ni,nin……”

身前的怪物重复着奇怪的音节,一个短音,一个长音。我现在依旧不知道这音节的意思。同时除了那时候的怪物,我也没有听见有其他的家伙喊出同样的音节。

那触手在玩弄了我一阵后,像是失去了兴趣,将我落在地上。咚咚的声音随着地面的震荡一起传了过来,渐渐变得遥远。

那个怪物,虽然在第一天的时候没有看清楚具体的长相,但在昨天的时候大概又看到了同样的身影。那是有着一只独眼,上半身像是一个长桶,在身体左侧有着一条极为粗壮的触手的怪物。下半身倒像是裙子一样,由上到下逐渐增多的褶皱,笼罩了脚步的样子。但从脚步声判断,那怪物应该有三个脚掌,因为它的脚步声会以三声为单位循环出现。

昨天遇见的那个怪物,正拿着地上随处可见的一个软体虫,举起来在空中挥来挥去,这一点与第一天的生物相似。也成为了我判断的标准。

等那个怪物扔下我没多久,我忍住腰腹区域之前勒紧后的疼痛,重新站起来。一点点向着走廊前面走去。这个地方是不能够停留的,除非我愿意再遇上一只那怪物。但我也没有明确的去处,倒不如说那个时候的我就是冲着死去的。

只要能够遇上别的什么怪物,把我一下子吃了,让我能够从这个恐怖的非人世界里解脱出去。真不知道是该说我好运,还是倒霉,在那之后我继续走着,却没有遇上任何怪物。反而是走在通道两侧的时候,一脚踩空滑落进了另一个房间内。

那里面除了门口有一处粘液堆积池外,整个房间都十分干燥。

在天花板上镶嵌了几颗散发着白光的石头。不过那时候的我已经没有在意那么多了,稍微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除了开口的那道滑道之外,四周都是封闭得硬质层。

之前那一切的折磨都让我疲惫不堪。我坐在角落那坚硬的地面上,就这么失去了意识。

醒来后,我确认着自己手腕上的机械表,还没有被损坏。上面显示着的日期向后拨动了一天,我才知道自己之前那一觉睡上了在自己世界内一个晚上的时间。

但整个第二天我都呆在那房间里,最多便只是在房间内走动两步,鼓着勇气去触摸墙壁上那坑坑洼洼的痕迹。但又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反胃的感觉一次又一次涌了出来,我也只能一次次跑到角落里试图将心中恶心的感觉吐得一干二净。

但这种,像是一条半死不活的鱼在胃里面,好不容易让那恶心消散了一会儿,那死鱼便会再拍上两下尾巴。

第二天第三天之中我的精力几乎耗尽,两天多没有吃任何东西,只是在不停地吐着酸水。身体已经开始感觉到了不适,第三天的困倦来得特别早,像是身体已经没有能量再继续供应,让我保持清醒。

直到了前天的早上,我所在的房间突然有了变化。在一阵软肉的蠕动之后,原先放任我进来的滑道便关闭上了。紧接着的,是滑道正对面的墙壁的动静。

在那墙壁上覆盖着的硬质层突然像两边收缩了过去,暴露出下面一层内,带着紫绿色的半点的软质层。同样是一阵让人反胃的蠕动,那墙壁便向着两边撕裂开来,将外面的一切展现在我的面前,不再隔绝半分。

在我面前展现出的世界,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才好。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景象,外面一栋栋歪曲旋转的建筑,表面上附着的一滩又一滩近似圆形的透明物。时而蠕动着,将那些建筑表面突显出的颗粒全部吞噬,包裹在体内逐渐消化分解。

我面前的是一条类似楼梯的通道,上面有一条条像是减速带一样的凸起,一直延伸到了下面的平面上。这个平面,也就是我现在主要的活动范围,我称之为第三连接区,这里连通着好几个区域,并且在平面中心的生体建筑上,被酸液侵蚀显露出三条竖线。究竟是不是第三,我不清楚。不过这样的标记是极为容易辨识的。

当时的我几乎没有任何力气,本着临死之前再让我自己感受一次生命的想法,我任由自己顺着那通道滑落下去。

那通道并不算长,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通道虽然是延伸到了那平面之上,但在通道本体上却有着不小的孔隙。一个不慎,我便直接从那孔隙之中摔落了下去。

下面是什么我完全不明白,况且那个时候我的意识也不足以支撑我感受这个世界的重力加速度作用在我身上,让我的速度不断加快。朦胧之中我只想到了,或许我就会死在这里了。

那一瞬间的解脱感让我克服了失重的害怕心情,我将要解脱了。从这场噩梦之中清醒过来。下落的尽头,我摔落进了一个水塘之中。巨大的冲力让我瞬间失去了意识。

本以为我不会再醒来,或许我会进入到下一个生命的轮回,或就这么停留在虚无之中。但事实正相反,即便在那次摔落之中,我的身体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活了下来,并且我的身体重新恢复了活力,甚至,一点伤都不曾有。

我落进了一个水塘里,并非是之前我遭遇过的粘液。这里面的液体,让我感到了不久前在我那个世界里喝过的水,我将头浸没在池子里,感受到环绕在我脸庞的清凉的感受。或许我已经死了,然后被满天神佛送往了仙境。

我本是这么认为的,但我打量着那不断渗出这样液体的建筑,依旧是那丑恶的样子。淡褐色的硬质层,还有那缝隙中像是一条条清泉一样的液体。

我埋下头试着喝了一口池子里的液体,味道有些淡淡的咸味。喝下去之后让我感觉能够充满了力量与活力。我意识到这池子里的液体,可能就是我那个世界里类似营养液的物质。

在这样恐怖的世界,能够补充精力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过去死,自杀也好,找那些怪物也好。但我的心就是不愿意,它反复告诉我说“还不能死,我还不想死。” 更何况我现在找到了能够补充自己能量的事物,远离了疲倦与饥饿,我只得再次上路。

我攀着池子角落的硬质层,走上平台之上。这里比起我之前下落的地方矮上了有十几米,真是可笑,我几乎是正面落水,竟然没有受伤。

在第四天剩余的时间里,我一直在这个平台上转悠,期间找到过两个略显陈旧的房间,看起来是最近没有使用痕迹的。从房间内捡到的硬质层外壳残骸,我试图敲下墙壁上的一小部分。掉落下来的部分正好有一个弧度,这也就足够我用来承装之前的能量液体了。

这里也就是我现在所待的“居住地”了。

在装了两碗液体回来,储藏在角落之后,我才决定将今天结束过去。临睡前我检查了一次自己的机械表,不过它已经不再转动了。看来是之前落入液体里的时候被损坏了。

我将时间向后拨动了一天之后,便缩进了角落的阴影里,缓缓睡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已经一片天明。我在喝下了一小口能量液体后,感觉自己完全清醒了过来,于是便继续向平台更远处出发去探索。

在经过了几处类似阶梯的通道后,我来到了第四天在通道上望见的那个平面。到了这里,沿途上便慢慢出现了怪物了。最为常见的是一些软体虫,有点像是我那个世界里的鼻涕虫,头顶上有三条触须,分散着垂向它身前,蠕动着向前走着。

期初我吓得要死,生怕这些怪物发现我。但是过了一会儿,那些软体虫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一样,对我不理不睬的样子。哪怕我与它们之间只有一米的距离,它们已经没有转向我,或企图攻击我的打算。反而是那些触须向我挥动了几次。

不要挡路。我心中隐约感受到了这些触须企图传递的信息。

可笑,我怎么可能感受到这些东西。

我向着整个平面上最高的建筑出发,我猜那里就是整个平面的中心了。在路上我也遇见了之前记录下的触手怪,不过它正在兴头上,我也只得试图绕路后,再继续前进。

我现在这个时候毫无时间观念。这个世界的日照时间究竟是多久我也不清楚,即便有着相似的重力加速度,我也无法推测全部的细节。所以我决定,在自己感到饥饿了之后,就开始往回走。

第五天就算这么安稳地度过了,沿途回到废弃房间的路上也没有遇见任何事物。我再补充满了能量液体之后,试图继续借助墙壁上的硬质层制造一些简单的硬质工具,不过每一次都不能得到让我满意的素材。加上自己又一次感到了疲惫,我便决定这么睡过去。

第六天,也就是今天的时候,我身上带着的笔记本已经晒干了,检查了一次随身所带的圆珠笔还能够写出字来,我开始记载这里的一切事情。

这是我的第一篇日记,能够持续多久我也不知道。明天的时候我决定呆在房间内放松一下自己的身体,同时让自己好好计划一下之后在这个世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