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97wb1001
wb97wb1001

梦蝶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也,不知周也。

————————————

梅莉又一次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樱花烂漫的风景。

由远及近却浮现出盏盏灯笼,烛光驱散着黑夜,混淆在月的明亮之中,冷暖参半。樱花瓣在空中飞舞,随着夜风所吟唱出的沙沙声,吹过梅莉的心里,留下痕迹。

“这里是哪里?”

梅莉试图转过身子,但无论如何她都无法移动。身体就像无属于她了一般,自顾自地行动着。

梅莉随着不可控的视线,打量着四周。

那典雅的庭院,错落有致的布局,宛如画卷中淡淡浮现而出的幽静之美。最让她惊讶的,还是不远处,那参天般的古树。

满开的,华丽的,将四周一切樱花都压过一筹的古树。

“欢迎来到西行寺家,紫大人。”

清冷的话语从梅莉远处传来,背负着两柄剑的老人从黑夜中走出。那老人没有打着灯笼,原因无它,因为老人身旁,棉花糖一般的物体正衔着一盏灯笼,漂浮在空中照亮着道路。

“请跟着我过来,幽幽子大人已经等您很久了。”

幽幽子?那是谁?

紫?是在叫我吗?

没有谁来回答梅莉的问题。

从没见过的老人,两柄即便收入鞘中也依然散发着凛冽气息的剑,还有那对自己尊敬的称呼。

身体已经自顾自地走了起来,就这么跟在老人身后的梅莉想不明白,究竟,自己是在哪里?

也许,自己又进入到了一个奇怪的梦中吧。

如果第二天莲子能够叫醒我就好了,希望上课不会迟到。

“这边请,紫大人。”负剑的老人在一个房间前停了下来,微微躬着身子拉开了房门。

现代社会里,除了一些古老的家族外,也很少会有人再这样行礼了吧。梅莉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了房间内。

说是房间也不准确,那是楼台一样的地方,两面环绕着墙壁,而两面却敞开着,将庭院的景色一齐纳入眼底。

实木镂空了的斗栱,连接到屋檐下繁琐的雕刻。泛着深色的木头,在黑夜中倒不太明显,一切景色的风头倒全让窗外繁盛的樱花夺了过去。

“你来了啊,紫。”

女子的话语,仿佛为空气里添上了些许的甜意。那糯软,却不失精神的声音,一下子将梅莉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坐在房间中心的,是一位和服打扮的女子。淡蓝色的和服上,不时浮现出朵朵樱花的图案,华丽到让人腻烦的衣边褶皱,以及那头顶上缝连着一片洁白布片的帽子。

好美,梅莉心中感叹着,眼前的她,无论如何都散发着幽雅的姿态呢。

“你都好久没有来这里了,”眼前的女子注视着梅莉,口中淡淡地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欣喜;但梅莉却感到,字之间的缝隙里,却隐藏着一份,内疚?

“我可不会忘了这么可爱的幽幽子呢,”那是不属于梅莉的声音,此时却由梅莉的喉咙内发出。

坐在对面的幽幽子轻笑了几声,“紫你就喜欢说这样的话,我可不是街上的小女孩,没那么好骗的。”

梅莉看着自己身旁突然裂开一道隙间,从那之中落下来一把折扇。行云流水一般,将那柄折扇打开了挡在自己面前,“要是幽幽子不可爱的话,那妖忌怎么会这么热衷于庭师的工作呢?”

“妖忌为人严谨,对待工作不应该认真负责吗?”

“一定是因为幽幽子的缘故啊。遇见了幽幽子之后,妖忌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紫呢?你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变成现在这样子吗?”

陌生的声音一时间有些呛声,梅莉能感受到自己拿着折扇的手细微的颤抖,“嘛,是的哦,因为幽幽子很可爱嘛。”

说完,梅莉便看见自己的身子一点点来到了幽幽子身旁,将手覆在幽幽子的手上。

“那,等我走了后,紫,也还会是这样吗?”霎时间,面前的幽幽子像是心中满溢着悲伤那样,就连她的话语都带着颤抖了。

“我会找到办法让你一直待在这里的,”陌生的声音中满带着坚决,“我可是妖怪贤者,一棵樱花树而已,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将那近乎要哭出来的幽幽子搂在了怀中,梅莉仿佛听见两人渐渐一致的心跳。

“紫,”

“恩?”

“谢谢你。”

俯下身子,轻轻地一吻,留在两人唇上,也在两人心里。

————————————

“早上好,蓝。”穿着紫色连衣裙的金发美人出现在了八云家的餐桌上,那便是身为妖怪贤者的八云紫。

“早上好啊,紫大人。麻烦您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将早餐端出来。”式神,八云蓝的声音从厨房内传了出来。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给我来杯茶吧。”

“我明白了。”紫大人总是这样,有时候早上不会吃早饭,说着已经吃过了之类的话。

 坐在橼侧上捧着一杯清茶的紫,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蓝,“昨天让你检查的结界,怎么样了?”

“没有异常。”

“是吗,那就好。”紫品了一口香茗,像是满意一般点了点头。

“紫大人,今天您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站在妖怪贤者身后的蓝,好奇地问着。

“是啊,刚才梦见和一个人类小姑娘一起创建了一个俱乐部,在世界各个地方旅行呢。”

“梦…吗?”

“嘛,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呢?”

式神站在自己主人的身后,看着主人抬起头望着庭院中度过了一个严冬后,终于复苏了的万物。她意识到或许这个时候应该让自家主人独自一人待上一会儿。

妖怪贤者从不会迷惘,就像梦与现实永远不会混淆不清一样。

无言之中,蓝退后了几步,远离了橼廊,进到房间里去了。

留下妖怪贤者自己,独自捧着一盏清茶,慢慢品着。

————————————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AGAM
AGAMYakumoNoDogood👍🏿2016-02-14 10:31:39
wb97wb1001
YakumoNoDoAGAM谢谢!好感动竟然有人回复了2016-02-15 20: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