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end
  1. weekend
    当你还是一只猫的时候,记着你的目标要成为一只虎。当你成为一只虎的时候,别忘了你曾经是一只猫。心态要高,姿态要低。不要看轻别人,更不要高估自己。
  2. weekend
    好久不见
  3. weekend
    life makes me so tired
  4. weekend
    噩梦般的五六七月,撞鬼了
  5. weekend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rnd
  6. weekend
    就算做反派,也要做影响全世界的反派
  7. weekend
    人要黑起来,挡都挡不住
  8. weekend
    先出结果后干活。。。这是逆转因果么。。。
  9. weekend

    伪.我所理解的生活.2014.11.16

    曾经有想过在这里写日记,记下每天的感悟,但是每每一拿起手机,一打开电脑,就会发现自己有些词穷,凌乱的思绪里面无法有效捕捉自己的真心话。 因为我已经发觉我对生活充满了怨言,怨言总是相似的,所以我每天都有可能埋怨着相似的生活。 回想一下,我自己想做而且付诸行动的事就只有最近大学校庆的时候买的纪念版羊城通。 我到底是被什么所束缚呢,我也一直找不到答案。 所以我很佩服我的一个朋友。 他一直很痛苦,但是他一直没放弃寻找出口,无论是生活还是精神。 我也很痛苦,因为我脑袋里面,一直想着的是如何满足我的欲望,而我的行动无法满足我的欲望,这让我更加的痛苦。 生活有很多痛苦,求不得是很多人共有的痛苦。一年前我自己一个人跑到华山去寻找答案。但是除了坚持就能成功的想法和爬到山顶的那种舒畅感,今天回忆起来,已经没有太多感悟。 反而是归程的时候,在白云机场半夜里的痛哭就像昨天发生一样。 我以前总是觉得自己的世界,与别不同,现在发觉是自己的世界太脆弱。 哎,我实在是太脆弱了,总是需要别人鼓励。 有一天,我总该要自己在天空飞翔的。 [img src="http://catf.me/photos/1ea50c5f2fd2b2c53ed3577d504e8829.jpg" width="640" height="853"]
  10. weekend
    yuri_mak看版娘喂猫喵友要翻墙啊……
  11. weekend
    貌似这几天香港很乱啊…
  12. weekend

    追影

    傍晚。 客栈里只剩下一张桌子亮着光。 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 桌子上的油灯,照亮着有限的范围。 一盆牛肉,一碟花生,两杯酒。 一柄剑。 男人泯了一口酒,吃了一颗花生,扶了一下剑。 客栈外面传来了悠然的马蹄声,一个青衣少年拉着马,停在了客栈门口。 “掌柜的,这么黑怎么连灯都不上?”少年绑好马,轻盈地跨进店内。 “这店没掌柜,要灯自己点,要酒要肉自己买。”中年男子似乎对这个少年很不耐烦。 或许,这只是因为自己变得不耐烦。 少年似乎现在才发现有人。 “哈,这里不是有人,这里不是有灯,这里也有酒有肉。”少年走到了中年人对面。 “这里有人。”中年人冰冷地回应,眼角都没抬起来。 “但是这里有酒。”青衣少年不以为意。 “但是我要等的人不是你。”中年男人终于抬起头,冰冷地打量着眼前的人。 有限的光只够让他大概看清对方的模样。 二十三四的样子,面目清秀,机灵的眼睛即使在黑夜中夜依然明亮。 “你叫什么名字?”中年人有了一点兴趣。 “我不是你要等的人。”少年淡淡地回答。 “好,现在你可以坐下来了。”中年人向桌子对面的空座瞄了瞄。 “我叫李响。”少年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少年不回答。 “你现在可以喝你面前的酒。”中年人指了指酒杯。 少年一饮而尽。 “好酒!”少年擦了擦嘴角,目光依恋地放下酒杯,“我要到这里办事。” “难道你没发现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中年人把那盆牛肉往前面推。 “没人你哪来的牛肉,哪来的美酒?”少年抓起一块牛肉就往嘴里送。 中年人开始有了一丝笑意,等待的不耐烦也变得没那么严重。 “那你知道我在这里干什么?” “等人。”少年指了指空着的酒杯,中年人慢慢帮他满上。 “你知道我要等的是什么人?”中年人也喝干了自己的酒,添上一杯。 “知道。”少年的语气依然悠然自得,中年人的脸色却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但是我要等的人不是你。”中年人的手扶着桌子上的剑。 “你是个剑客,剑客都是怕死的。”少年根本没注意中年人的手,自顾自地拿过酒壶把酒满上。 “你不怕死?”中年人觉得自己的胃在收缩。 “我怕,因为我也是个剑客。” “你的剑在哪里?”中年人打量着少年,特别注意着少年的手,只要稍有动静,桌子上久未出鞘的宝剑就会要了少年的命。 但是少年对这杀意浑然不觉般,又抓起一块牛肉往嘴里送。 “你的剑在哪里?”中年人又再问少年。 “我怕死,所以我从来不带剑,所以我活到了现在。”少年双手搓了搓,两只手在中年人面前反了一下。 “你走。”中年人脸色又再变得冰冷,扶着剑的手也松开了。 少年站起身来,指了指酒杯。 “这里有人。“中年人冷冷地回应。 少年指了指牛肉。 “自己去买。“ 最后少年指了指花生。 “拿走。“ “好。“少年拿走了花生,坐在黑暗中的一角,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剥着壳。 剥花生的壳是一门学问,你既不能太用力,也不能太小力,太用力了花生的壳就会粉碎,而力太小壳就会变成一块一块。 少年的手干燥而稳定,剥下来的壳甚至可以重新合在一起。 中年人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把少年喝过的酒杯换了一个,重新满上,注意力又到了客栈的门口。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中年人桌上的油灯忽然熄灭,客栈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就在中年人暂时失去了视线的一刹那,他的对面就多了一个人。 “听说你在等我。 ”那是一把透露着沧桑的声音。 “是,是的,我一直在等你。 ”中年人的声音一下子紧张起来。 “可是我并不认得你,你是如何知道和我联系的暗号的。 ”神秘人的声音依然没有表现出一点波动。 “恐怕认识我的人也不多,我也是花了很大一轮功夫才能找到你的。 ” “哦?想不到还会有人记起我,甚好甚好。 ”听到对面的人拿起了酒杯,似乎是一饮而尽,一阵声响之后,神秘人又添了一杯。 “你可知我要找你是为了什么事? ”中年人的手似乎握住了剑柄,客栈里也能听到剑与剑鞘碰撞的声音。 “要找我的人似乎都只有两种目的,一种想要请我喝杯酒,一种似乎就是想要了我的命。 ”神秘人还是淡淡的,似乎已没有什么能令他的情绪波动。 “你可记得……” “不记得了,以前我做过什么,杀了什么人,我都不记得了,但是如果你想要找我报仇的话,你大可以下手。 ” “我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 ……” “所以我喝下了酒,无论我以后是生是死,你的仇总算是报了! ” “你! ” 中年人的身似乎动了一下,然后听到他又重重地坐了回去。 他的前面当然是已经没人了。 因为这时客栈突然光亮了起来。 那青衣少年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蜡烛,点燃了放到四个角的灯笼里。 少年又坐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刚刚你前面似乎坐了个人。 ” “你看到? ” “似乎是的。 ” 之后是一阵沉默。 “我本来没想过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 ” “我知道的。 ”李响拿过中年人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又继续满上一杯。 “这酒有毒。 “ ”想来是的。 ” “你为何还要喝。 ” 李响呵呵笑道: “一个酒鬼想要喝酒了,无论什么酒他都能喝下去。 ” “你是酒鬼? ” “不是。 ” “那为什么还要往死路上走。 ” “因为我已经喝了第一杯,而你一定不是刚刚那人的对手,所以这毒药肯定是找一个用毒很厉害的人要的。而你本想不到你还能坐在这里,所以你身上绝对不会带着解药。那么看来我是死定了,既然快死了,当然要好好地多喝几杯。 ” “你这个人真有趣。 ”中年人拿起了桌子上的剑,递给李响, “现在,我大仇已报,我也不想我活在这世上时多欠一个人的命,所以你现在可以杀了我。 ” “我是不会杀你的。 ” “为什么? ” “因为你请了我喝酒。 ” “即使那是毒酒? ” 李响微微一笑,道: “我要等的人也是他。 ” 中年人一怔,问道: “你是为了什么? ” “当然也是要杀了他。 ” “可是他已经必死无疑了。 ” “我似乎更愿意在他胸口扎一剑,然后看着他先我一步咽气。 ” “少年人,还是多积点阴德的好,何苦处处相逼。” “你的大仇得报,而我的如果现在不报,似乎就要遗憾终身了,这种感受我想你也一定明白的。 ”李响拿起酒杯,喝光了最后一滴酒。 李响站了起来,作了一揖,道: “现在看我能不能追上他,要是在毒发前追不上,我也不会有遗憾的,当然看着他死,我会死得更愉快,我们就此别过,你也好回去重新开始。 ” 说完,李响就转过身去,慢悠悠地走出客栈门口,解开了绑住的马缰绳,一跃而上,绝尘而去。 中年人仍坐在位子上,似乎在沉思,过了不知道多久,嘴角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抽出了剑,一折,剑刃断作两半,也离开了客栈。 李响骑在马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中间毒性发作晕过了几次,只是他的手一直死死地捉着缰绳,任由马自己奔跑。 当他再一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个山洞里,马已经不知去向。 山洞里温暖而光亮,火光旁边坐着一个人,脸色不大好。 “你醒了。 ”听声音,就是在客栈黑暗时出现的人。 “看来我运气不错。”山洞里的空气不算畅通,李响一阵咳嗽。 “通常遇见我的人,绝不会认为自己运气不错。 ”说完,递给李响一柄匕首。 “听说你要在我胸口扎一剑。 ” 李响接过匕首,抚摸着刀锋,道: “如果是三年前,我会的,可是现在,我已不想杀你。 ” “为什么? ” “已经没有杀你的理由了。“ “哦? ”沧桑的声音突然有点好奇。 “我与你本也有非拼上性命不可的仇恨,我从三年前就开始跟踪你,一边苦练自己的武艺,一边伺机下手。 ” “但是你一直没有下手。 ” “因为我看到了你的悔恨。一个懂得悔恨的人,是绝不该杀的。 ” 那人身躯一震,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我本就该死,只是心愿未了,暂时留自己一条命而已。 ”那人双手紧握,盯着面前的火堆。 “要不是这样,我两年前就可以杀了你。 ”李响轻轻地玩弄着匕首, “因为已经没了要报仇的理由,所以我已不再用剑。 ” “你可知道我干了什么?现在又要干些什么? ” “20年前,天山门下五弟子,剑艺初成,剑试天下,独门剑法所向披靡,一共 76派, 300余人死伤于你的剑下,你就是莫千重。“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 “但是就在颠峰时期,你却突然消失了,但是总有人有办法找寻到你的下落。 ” “一个人心怀仇恨,做起事来总是特别起劲。 ”莫千重轻轻地叹了口气。 “但是那些人却不知道你这些年来都干了什么,我是看到的。 ”李响的手轻轻一挥,匕首 “叮 ”的一声,整柄没在了墙壁里。 “我杀过的那些人,我都记得,他们死前的样子,我也没有忘记, ”莫千重开始诉说起往事。 “当时的我年轻气盛,剑艺初成,想要创出一片天地,败在我剑下的人越来越多,我相信普天之下已没人能抵挡我的剑了。 ”莫千重从怀里摸出一包东西,小心地打开。 “这是我那时候的剑的碎片,后来我发现,剑只是一柄凶器,而且也有它无法击败的事情。 ” “哦? ” “那就是仇恨,非但不能击败,而且只能制造,但是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仇恨的种子已经洒下,追逐仇恨幻影而来的人,也就像潮水一样。 ” “我明白。 ” “你知道我是怎么明白的么? ” 李响没有回答,因为他明白别人在讲故事的时候,只需要听就是了。 “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孩,拖着一柄比他自己都要高的剑,向我呼喊着要报仇,我突然觉得是我毁了这孩子的一生,他的一生都沉浸在仇恨之中,在仇恨中变成厉鬼。 ”莫千重看着自己的一双手,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这双手上的血已经太多。 ” “我本想马上自杀,但是我想到,我若不在他们面前死去,他们的仇恨也许不会消失。 ” “所以你这些年已经死了无数次,我都亲眼看到了。 ” “因为如果不把自己的罪赎干净,我绝不能真正死去。 ” “所以这些年间,你钻研医术,已经不下于皇宫内的大国手。你研究人体,剑刺中那些部位会进入假死而不会真的丧命,所以你的剑法非但没有退步,反而更上一层楼。 ” “但是你两年前就已经能够杀我。 ” “是的。 ” “相信你也清楚,只剩下你一个了。 ” “你已经救了我一命,我们的仇恨一笔勾销了,从此就两清。 ”李响坐了起来对着莫千重, “既然已经没了仇恨的担子,就更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 莫千重一怔,旋即哽咽道: “我毁了你的童年,毁了你的人生,难道你不恨我? ” “我恨,但是现在这恨已经微不足道了,有个人对我说过,恨,只能让自己痛苦一生,选择原谅,你的世界才能豁然开朗。 ” “那一定是个伟大的人。 ” “是的。 ” “以你现在的武功,若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一定是轻而易举的。 ” “我的武功是用来杀你的,既然已经用不着,我也就不懂什么武功了,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岂不是已经很快乐? ” “现在我们就该分别了,倘若有朝我们重遇,相信你也很乐意请我喝杯酒。 ”李响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身上的毒已经被除去,体力也已经恢复。 莫千重跟着站起来,握着李响的手,道: ”莫说是一杯,就算是三百杯,我也非常乐意。 “ ”那么我就告辞了。 “李响拍了拍莫千重的手, ”莫忘记我们的约定。 “ 外面月黑风高,李响毫不犹豫地走进了夜色之中,没多久就消失无踪了。 莫千重在洞口站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瘫软地坐在了地上,看着包里的利刃碎片,口中喃喃道: ”让你们等了这么长时间,真是对不起了,现在我就来向你们当面地道歉了,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 “ 完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