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rmss
xhrmss

观《与韩荆州书》有感

又是一年毕业季,大量“新鲜出炉”的毕业生都苦恼于求职信与简历如何编写才能得到公司企业的“宠幸”,那么古人是如何为自己求职的呢?


中国人从小就被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做人要谦虚,然而这似乎不太适用于求职的时候。古人毛遂就是要在求职的时候露一手,他说:“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使遂蚤(早)得处囊中,乃颖脱而出,非特其末见而已。”这就是毛遂自荐的来历。所以求职的书信或言辞要适当地“谦”,更要适当地“露”。


伟大诗人李白也曾求职过,《与韩荆州书》就是一封求职信。韩荆州即韩朝宗,唐玄宗时官至荆州长史,輙识拔后进。李白给他的信不卑不亢,先说自己的身世:“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再说自己的身材:“长不满七尺”,这都是“谦卑”的一面。然而他“十五好剑术,徧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非但能武亦能文,这就是李白适当的“露”,与前面的和在一起,就构成了李白的“简历”了。“庶靑萍、结绿,长价于薛卞之门。”当您见过我的“工夫”,庶几像靑萍宝剑得到薛烛的赏识、结绿宝玉得到卞和发掘。比喻十分到位。这就是就李白的自荐了。


从古人那里我们可以学到,求职时不仅要适当的“谦”,也要适度的“露”,尤其是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现代职场,求职时,要聪明的谦卑,更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虽不可骄傲自负,亦不可过度自贬。 观《与韩荆州书》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