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mi
Yumi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昨天考不知所谓的六级时莫名地发烧。
这些年,发烧的日子净是重要考试的日子。很是闹心啊。
回到宿舍。无心写报告。WORD大片空白铺在我面前,我迟迟不肯打字,一个字都不愿意写。
拖延症又犯了。
在迅雷提醒我电影下好之后,我义无反顾地关掉了工作报告。甚至连复习都放到了明天。也就是今天。

花了一个多小时看五月天的3DNA,接着又花了一个小时写影评,写完后二话不说就按下CRAL+A+DEL。自虐的舒畅顿时填满考试综合症所带来的空虚,甚至发烧所带来的头痛也因为电影里热血的演唱会片断而消退了不少。
凌晨两点半我还没有睡着,我把这种看完电影后睡不着的现象称为“后电影效应“。摸黑塞上耳机,里面全是五月天的歌。
临考六级前,我把手机里的民谣全换成五月天。
需在申明的是,我不是五月天的歌迷,就像我不承认是陈奕迅的歌迷一样。我没有偶像崇拜。
后来我睡着了,梦里,应该全是热血的摇滚片断吧。

近来很不喜欢小清新。也许是因为那部大众喜闻乐见的《那些年》。这部电影我特地让某夫传给我,可是我放在F盘里不愿意看。我不愿意看当季上映的被热捧的电影就像不喜欢在人多的时候去食堂吃饭。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这种风格的电影,就像高中时我不喜欢饶雪漫安意如。
我讨厌病恹恹又无脑的文艺青年。

我很向往热血摇滚青年那种”丢掉大脑丢烦恼“的精神境界。五月天的摇滚是很好懂的,不像崔健。崔健太严肃,太愤怒,嘶吼里透着入世的沧桑又写尽出世的悲凉。国外的摇滚种类多音乐丰富,但是因为语言障碍必须先经大脑翻译一遍才能懂着真正的内涵。这么一番折腾,摇滚最初的无所谓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知道五月天是在高二的冬天。那个还有理想有抱负却又不懂得表达的高二。那时的理想很简单,做题备考读大学。那时谈理想,可以脱口而出毫不犹豫。
现在谈理想,大家都会笑你”是世上仅有的一朵文艺的花“。走在大学里,被我们踩在地上的不是广告传单,而是曾经辉煌的理想。
我不太懂现在大四的师兄师姐的心态。他们在找工作了,他们的想找什么样的工作?他们找工作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的理想?理想在现实中要如何实现最大边际效益?与高薪的博弈,理想会不会胜利?答案我自己也知道。理想蜗居在生命的某个角落,尘埃一天一天落下。

会谈到理想,跟阿广也有很大关系。最近我们又开始用邮件联系。他在国外读书,成绩还像高中一样优秀,周末还去中餐馆打工。一句话点评,他不是方鸿渐。阿广问我未来有什么打算 。这个问题在这个寒假应该会被大伯二舅三姑六婆不断重复吧。官方答案我已经拟好存在脑袋里了,到时只需要不断重复便可获得肯定及赞赏的眼神。面对现实,我还是很听话的。
听话,然后忘掉所有的话。
多数人烦恼认识我很久却从来都不了解我。这样吧,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不要同情我笨又夸我天真。足够了。

今天凌晨在构想”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时,跟现在写出来的东西完全是两个样。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想我重复过好多次了。
总的来说,我很好,我还愿意说话,我还愿意讨厌某一种东西。我还在期待末日来临。
我心中尚有未崩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