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mi
  1. yumi
    居然又好久没有来到这里了
  2. yumi
    最近心里颇不宁静~!
  3. yumi
    龙年首条喵信:新年快乐~!
  4. yumi
    放假了好无聊!
  5. yumi

    2011,2012

    很快就是2012了。新年前夕,依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地宅在宿舍。 有多少人去倒数了,有多少人去狂欢了,都与我无关。我坐定在电脑前,回想我每一年的12月31号23时59分晚上,不是在宿舍,就是在房间。不是在看书看电影,就是已经睡着了。 跨年对我来说,没有太重大的意义。我不是程韵,不用等着林方文的除夕之歌。我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神秘嘉宾,我想做的只是躲开一切喧扰一个人狂欢,一个人回忆这一年。 2011年的暮春,日本还因为大地震海啸核幅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国人民还在疯狂地买盐,我因为一些病痛开始光临省中医。长那么大第一次瞒着父母一个人去医院,一个星期去复诊一次。每一次都在要候诊大厅坐好几个小时,而医生的诊断永远只有三分钟和那句“没办法,吃药吧”。然后拿着长长的药单又开始排队刷卡拿药。 每一次坐在候诊大厅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有时坐太久焦虑了,就要医院里转悠转移情绪,但多数都只是徒增悲伤。或者是听到小孩恐惧打针的哭闹,或者是看到糖尿病病人皮肤溃烂……走在医院里,呼吸的空气是由79%的悲伤与20%的快乐组成的,还有1%是药物挥发的气味。 每一次复诊都是十分不情愿不乐意的。每个周六早上,我总是一个人去复诊。直到有一次发现坐我前排的两个男生依偎着玩手机我才把目光从排病号的电子屏幕移开。就连男生都有男朋友陪着来看病,为什么我要一个人挤383或是走路然后坐在这里刷微博?其实我也可以让别人陪我过来。只因为周六早上大多数人都不会早起,早起的不是学习就是要陪男朋友女朋友,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说我最近吃消炎药抗菌药已经吃到没有力气挤公交骑车或是走那么长的一段路去省中医。20年来,第一次想要谈恋爱,只因为想要有人陪我候诊。后来不再去复诊了,这个念头也就彻底消失了。原来爱情于我,就像莫文蔚唱的那样,只是精神鸦片或是世纪末无聊的消遣。 两个月后,李娜拿下了她人身的第一个大满贯,我也渐渐地康复了,细菌没有扩散伤口渐渐愈合。匆匆祼考了6级,又开始了期末考试。不久,暑假如期而至。我也因为好奇而响应了学校的号召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上山下乡”——三下乡。没有意外,几天就回来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三下乡,没有像日记写的那么让人印象深刻,但是的确有许多狗。我很怕狗,具体地说,不管它长得好或是坏,不管它是狗还是猫,只要是我能感受到这些会动的东西在我身边,我就十分不安。这一次乡村体验,在上车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我不应该去的。我总是容易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混乱,同伴因为老党员的忠心爱党而感动,我却因为老人家每年只有100来块的生活补贴而焦虑。 后来的暑假就在写通讯写总结写策划做调查的忙碌中结束了。全中国还在因为动车特大事故喧沸,我已经开始了大三生活。大三又是另一种生活景像。我比从前更依赖微博,更依赖通讯工具,手机不离身,无时无刻通过无线电波关注周围的一切。曾经跟我开玩笑说他没人喜欢的男生谈恋爱了,学医的同学搬去三元里了,其中一位很要好的师兄也毕业回家了,专业分方向了,坐在教室上课的人少了。周围一下子清静了不少。 国庆那天我去了海心沙参加了城画主办的创意市集,热闹的海心沙,来来往往的文艺青年二逼青年普通青年挂着单反普天同庆。卖唱片的时候,一个60岁左右的大妈指着my little airport的唱片问我:“呢两个女仔系唔系Twins啊。”我笑了,来这里的,上至80下至3岁,都有一颗坚挺的文艺的心。管他是真文艺伪文艺,那天晚上从音乐台传出来的的万青的小号都是一样的振奋人心。天气正好,去,你的青春还是要抓住无情年岁的空隙再狂欢一次。 不久后,小悦悦事件发生了。举国又抛道德大讨论浪潮。看完视频我掉了今年的第二次眼泪,第一次是因为看《入殓师》感动落泪。看完现场视频之后,一个人痛苦不堪只能向朋友呼救。还好有朋友义气相助,陪我在宿舍楼下胡聊海聊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减轻了心里的不安全和焦虑。这是我第一次对社会感到绝望,但又深陷“若我是路人我会怎么做”道德拷问中。我自认不是好人,但我也做不了坏人,这个社会病了,就算给我个电话亭,我也不会变成拯救世界的超人。 ………… 2012年的钟声敲响不久,马逗的女友跟他分手了。分手是恋爱的残酷物语。 ………… 2012,我希望我会比2011快乐。
  6. yumi
    M期终于来了,智慧齿又发炎了,4号还有一科西医内科学,7号就可以回家了~!
  7. yumi
    最近很爱五月天!!!
  8. yumi
    法律这种东西让人又爱又恨……老师你为甚么不给答案……
  9. yumi
    很久以前,我就决定不爱了,也不恨了!这些勇气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10. yumi
    今天需要更加努力!!
  11. yumi
    一复习就想画画。。。
  12. yumi
    完成工作报告了。。。明天早起攻占图书馆。。
  13. yumi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昨天考不知所谓的六级时莫名地发烧。 这些年,发烧的日子净是重要考试的日子。很是闹心啊。 回到宿舍。无心写报告。WORD大片空白铺在我面前,我迟迟不肯打字,一个字都不愿意写。 拖延症又犯了。 在迅雷提醒我电影下好之后,我义无反顾地关掉了工作报告。甚至连复习都放到了明天。也就是今天。 花了一个多小时看五月天的3DNA,接着又花了一个小时写影评,写完后二话不说就按下CRAL+A+DEL。自虐的舒畅顿时填满考试综合症所带来的空虚,甚至发烧所带来的头痛也因为电影里热血的演唱会片断而消退了不少。 凌晨两点半我还没有睡着,我把这种看完电影后睡不着的现象称为“后电影效应“。摸黑塞上耳机,里面全是五月天的歌。 临考六级前,我把手机里的民谣全换成五月天。 需在申明的是,我不是五月天的歌迷,就像我不承认是陈奕迅的歌迷一样。我没有偶像崇拜。 后来我睡着了,梦里,应该全是热血的摇滚片断吧。 近来很不喜欢小清新。也许是因为那部大众喜闻乐见的《那些年》。这部电影我特地让某夫传给我,可是我放在F盘里不愿意看。我不愿意看当季上映的被热捧的电影就像不喜欢在人多的时候去食堂吃饭。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这种风格的电影,就像高中时我不喜欢饶雪漫安意如。 我讨厌病恹恹又无脑的文艺青年。 我很向往热血摇滚青年那种”丢掉大脑丢烦恼“的精神境界。五月天的摇滚是很好懂的,不像崔健。崔健太严肃,太愤怒,嘶吼里透着入世的沧桑又写尽出世的悲凉。国外的摇滚种类多音乐丰富,但是因为语言障碍必须先经大脑翻译一遍才能懂着真正的内涵。这么一番折腾,摇滚最初的无所谓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知道五月天是在高二的冬天。那个还有理想有抱负却又不懂得表达的高二。那时的理想很简单,做题备考读大学。那时谈理想,可以脱口而出毫不犹豫。 现在谈理想,大家都会笑你”是世上仅有的一朵文艺的花“。走在大学里,被我们踩在地上的不是广告传单,而是曾经辉煌的理想。 我不太懂现在大四的师兄师姐的心态。他们在找工作了,他们的想找什么样的工作?他们找工作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的理想?理想在现实中要如何实现最大边际效益?与高薪的博弈,理想会不会胜利?答案我自己也知道。理想蜗居在生命的某个角落,尘埃一天一天落下。 会谈到理想,跟阿广也有很大关系。最近我们又开始用邮件联系。他在国外读书,成绩还像高中一样优秀,周末还去中餐馆打工。一句话点评,他不是方鸿渐。阿广问我未来有什么打算 。这个问题在这个寒假应该会被大伯二舅三姑六婆不断重复吧。官方答案我已经拟好存在脑袋里了,到时只需要不断重复便可获得肯定及赞赏的眼神。面对现实,我还是很听话的。 听话,然后忘掉所有的话。 多数人烦恼认识我很久却从来都不了解我。这样吧,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不要同情我笨又夸我天真。足够了。 今天凌晨在构想”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时,跟现在写出来的东西完全是两个样。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想我重复过好多次了。 总的来说,我很好,我还愿意说话,我还愿意讨厌某一种东西。我还在期待末日来临。 我心中尚有未崩坏的地方。
  14. yumi
    民法学你都复习不好,考毛线的司法考试啊。。。英语你都学不好,出毛线的国啊。。。
  15. yumi
    毁掉一首歌的快捷方式就是公放。。。。我在复习,麻烦用耳机,谢谢。。。
  16. yumi
    在文艺青年面前太普通,在普通青年面前又太二逼,我还是继续闷骚好了~!
  17. yumi
    曾老师,谢谢~!
  18. yumi
    为了爸爸妈妈,我要好好的,认真的,勇敢的,去做应该做的事
  19. yumi
    现在开始觉得隔壁学校真的很吵。。。
  20. yumi
    从今天开始到假期来临之前,不更新新浪微博,不更新QQ签名,不更新豆瓣我说,不更新博客,不更新空间,只刷新学习状态,只关心学习动态,只关心考试分数,只关心就业,只关心考研,只关心生活,只关心生命,只关心应该要关心的人和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