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leadsbeauty
  1. 发现喵友好多志同道合的人哇。都看动漫哇,好欢乐。
  2. 月经从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大量的?!这是我幸灾乐祸的报应吗?!前几次我以为它是在开我玩笑,超过三次都如此的量这叫我情何以堪啊!!姐姐你以后要一直这样吗?!我叫你姐姐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何苦要“自攻自受”啊!!
  3. 我想做一个没有废话的人,就像《不去会死》里面的那个怪叔叔吉姆。
  4. 每天都很晚睡,这成了固执的一种。【好矫情,拍死
  5. EASON的歌曲一放,什么感觉都来了

    我很快开始后悔来这里申请了个号还用了起来.... 我不喜欢微博,可是我想既然当时申请了就得一如既往将它照顾下去。博客也总觉得麻烦就拖着不写。其实写不写只跟我一个人有关系,只是我是想把它写起来的,因为最近我很少会去写日记。 我越来越懒了。我把时间全部花在睡觉上面了。不过这也不能算是坏事,所以我不讨厌自己。我很少讨厌自己的。 这次在卓越买来十本书,居然隔天就到,来送书的很意外的居然是个阿姨。这叫我不禁想是不是女生比男生更负责更可靠。【这逻辑有点.... 猪头找我聊天。 今天就到这里。 也许他离开我会再来,也许不会。
  6. 我现在甚至认为,森女的第一关就是要瘦!森服都是松松大大的衣服有没有。胖姑娘的话,穿起来会很恶俗。所以要瘦,要瘦,嗯!
  7. 我弟骗我。说会还我100块,所以我无压力的在卓越买了100多的书。现在他只给50块我情何以堪!!?
  8. 等着【无头骑士异闻录】下载,还剩十集的样子。关于七夕什么的我就不说了...
  9. 今年七夕格外无感。被提醒了才想起来。心里没人的孩纸。
  10. 想象力从没丰富过。小时候王子公主的那些是虚荣是花痴是幻想不是想象力!亏当时被自己感动的不行...
  11. 逃避

    在楼下遇到一亲戚,淮安话曰“大妈”我爸爸的哥哥的老婆。我再不打算说淮安话,用普通话无法叫出口。因为听上去有点像骂人的,我怕尴尬。 彼时,我正和我弟抢零食,两人相持着。购物袋被按在地上,我低着头用手捂着袋口。 弟顺口叫了声,她没回应,匀速走着。快走过去的时候,弟说“又没叫人是不是?” 我不打算说话。我已经习惯在这种时候沉默。其实所谓的亲戚们也习惯了。 “她认不得我,”她说“上海人”她在讽刺我。 我一阵恶心。心情有点难过,有点生气,有点不爽,有点愧疚,有点无所谓,五味杂陈。不过始终,我感觉自己果然还是不喜欢这群亲戚。 [img src="http://catf.me/photos/ef1521c0207c8bac3e829fa619cbb9bf.jpg" width="640" height="421"]
  12. 今日周末,没有回上海听日文课,没有通知老师,没有请假

    这个地方比豆瓣还要简洁,页面。 我喜欢。 我讨厌突兀的感觉。现在正打着字,这感觉就跟用新日记本一样。 崭新的第一页,小心翼翼的,还紧张。 我想说说我表弟。 差不多一年或者一年半或者两年没见。 今天他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戴着眼镜,长高了好多,很瘦。 我动心了,居然。 我以前迷恋过我侄子,跟这差不多的境遇。 我很在意,不敢看他。他叫我姐,我也只是淡淡的应他。 气场完全变质了。不知道他有无同样感觉。 嘛,想来只是我敏感。 我知道我应该去恋爱。不过,恋爱有时候是很难的事情。 PS 习惯最后写标题,写的标题通常跟文没有关系 [img src="http://catf.me/photos/c82833c3009e4c656f8633598681478f.jpg" width="492" height="310"]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