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insular_quay
peninsular_quay

跟家人有关的小故事

和小丁在一起,他的家人是让我比较怵的一个方面。目前为止有这么几个小故事。

在我们领证的一周后,他瘫痪了4年的奶奶突然病重了。我刚休了年假跟他扯证,上班一礼拜又要请假,领导非常不乐意,跟我强调“又不是你奶奶”。从情感上来说,我跟这老太太的确毫无感情可言。但是小丁对丁奶感情很深,而小丁平时对我很好,我知道我回不回去对他的面子很重要,在这种他很需要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得罪领导,多年美剧的熏陶告诉我家人至上。但是心里还是带着别扭匆忙上路了。结果我们刚下飞机,丁奶就去世了,又坐了4个多小时的车到地儿,直接上山办丧事了。

没想到在这一趟我就跟丁妈冷战了一次。就在丁奶的事儿总算都弄完时,大家就都要去殡葬馆附近的餐馆吃饭,饭馆里全是抽烟的人因为冷还完全不开窗,我已经吃了好几顿这种烟雾中的饭了。现在我不想再吃这种难以呼吸的饭了,又在山上很冷,只想赶快下山找个足浴的地方泡个久违的热水脚。因为他们家人都有脚气,所以我一直没法在家里泡脚。但是丁妈希望我等着小丁一起去浴池,不要自己乱跑,出事儿可怎么办。我觉得一个小破城市那么小根本没事儿,而且是早上又不是半夜。加上还有很多乱七八糟一篇文章说不明白的原因和事情我俩就僵持的起来。丁妈在家是个说了算的主儿,但是我也是在家要说了算的主儿。我们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一路边走边讨论,就很不愉快起来,冷战了好一会儿。我估计我一战成名了,丁妈应该很恨自己儿子偏喜欢了这么个脾气很拐的儿媳妇,一点也不听话,不高兴就拉长脸。不过,丁妈很会说话很婉转的对小丁这么评价这件事的:就是个孩子啊。

转了年,该要开始筹备结婚的事宜了。丁妈准备把家里粉刷一下,扔掉些旧东西,换点新东西,让家里好看喜庆些。但是丁爸是个酒精依赖者,在家里喝多就造,很可能对工人发脾气,并扰乱丁妈的工作。于是丁妈把她搞不定的丁爸送来了北京,扔给了我俩。我爸一直很看不起酗酒的人,认为在这件事上都管不住自己,就是废人了。但是碰上这样的亲家,也无可奈何。我也认为,我跟小丁在一起,就是奔着好好过日子的,谁要让我的小日子过不好,我一律不客气。于是丁爸来了,第一个半天还勉强过得去,第二天就原形毕露了。我当晚就趁他睡觉进了他屋,拿走了他钱包里所有的钱。往后的几天,一到半夜2点他就像困兽一样在家转来转去。直到送上返程的火车,他身上也没钱。我想丁爸一定也在恨他儿子,偏偏喜欢了这么个不留情面的儿媳妇。回家后他到处跟人说我俩对他不好,我根本不在乎。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一个堂弟找我,让我帮忙做件事。东北人说话总是豪气干云,各种拍胸脯各种仗义各种没问题各种完事儿请你吃大餐。他弟说做完之后他们单位有经费,就让我放心去做,需要费用就告诉他。我一开始不想干,因为得求人帮忙,不是我自己能做到的事。但是小丁说希望我能帮他弟,于是我开始找人。但是因为以前没做过类似的事儿,所以打听了很久,还托了太高位的人,最后因为一些流程上的原因,有些小要求没完全达到。然后事成,该答谢我所托之人以及办事的人了,我很客气的跟他弟说了需要的费用,他弟就再也没有回音了。我很佩服。我和小丁付了这笔钱。

目前的故事就这些。听说他姥姥是一个很爱指责抱怨的老太太,但是因为住在另一个小城,还一直没能见到。我总觉得,我要用掉很多平时小丁对我的好对我的爱,才能有足够的耐心爱心智力毅力勇气豪气来摆平这些事。真像《钢炼》里的能量守恒原理。
lusong1900
lusong岛尖儿婚后的生活总是不得不再各种家人之间寻求平衡点,这种过程其实更多的想霍姆克鲁斯里的拉斯说的那样,“等价交换不是绝对的,那么多人在努力国家炼金术师考试,最后通过的寥寥无几、、、”所以努力寻找平衡要比追求努力付出后的等价交换或许更妥帖一点2012-05-18 14:17:44
lucifer
加百列岛尖儿你的故事真多,我觉得我的家庭虽然保守,但家人从老到少起码在面子上安定团结,这是比较难得的一点2012-05-18 14:37:03
lucifer
加百列岛尖儿另外家人是难处的一类人,借着所谓血缘关系,有时候做的事却毫无亲情可言……2012-05-18 14:39:49
peninsular_quay
岛尖儿lusong我以为你是个学生……2012-05-20 08:53:24
peninsular_quay
岛尖儿加百列还好只有爸妈是影响最大的,其他家人不好可以忽略不计2012-05-20 08:5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