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3553145
  1. 去年使用瞎子机械相机的返图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05f827fd0624ec41c5cae84785073866.jpg" width="1080" height="716"]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bde6b7263e8cc5c2657b226ee43b7dcf.jpg" width="1080" height="716"]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6ac65d0fc893238a5376c307f0b3856d.jpg" width="1080" height="716"]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e7b784e72295ef0da54f32d44c41620e.jpg" width="1080" height="716"]
  2. 在国境以东拍摄的胶卷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08d336221814b34450354cc012567583.jpg" width="1080" height="807"]
  3. 这一阵子,断断续续写了两个剧本,一个是短片剧本(已经原稿),另一个是长片剧本(还在改),陆陆续续把自己过去的点点滴滴,放在了这些剧本的人物中,亦真亦假,某种程度,也是一种对精神的挑战,这种挑战也是一种折磨。
  4. 没想到还会回来,自从离开故土后,在外兜兜转转,这一阵发现青春的那些记忆或者痕迹已经死亡了,而我却无法做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前进,还是继续原地停留。我内心告诉我,前进只有失去自我,但是原地停留,确实如此空荡荡。
  5.  深夜,我孤独一人走在大场镇的高架桥边上的一条人行道,继续向前走上少许时间,就能到家了。然而我却不像那么快,我故意放缓了步伐,让自己的躯体尽量能停留在外面多上那么的片刻,因为这样我会更加放松。昨日,友人说他马上要开始供房了,我本以为他会说上许多,可是等了许久,只见他说了声“哎”。从那冰冷的文字,我几乎能想象到屏幕那侧的他正无奈地叹息。让这简单的一个字,赋予了不一样的重量。

    所以我感觉到某种幸运,起码此刻我感受不到重量,只感受到灵魂伴随着如鬼火般的街灯,渐渐漂浮;大概游魂野鬼,就是形容我现在的状态吧。可是孤独在我看来,并非是贬义词,甚至从侧面上看,他是褒义词。因为孤独,你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脱离这个社会,脱离整个人际对你的束缚;我的那位朋友,大概也很想孤独吧。然而,事实上,我的孤独只是短暂的;人某种时候,真的不应该产生更多的联结,所以比起早上的街道,我更喜欢夜晚。

     夜晚,使我的呼吸更加平静,更加舒缓。人在现代的社会里,很少有人能够拥有脑袋放空的时刻。一般拥有手机圈的人,都不太可能有,但是正因为如此,才要自己制造。要不然,我现在也许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在运动,在路爬升,在与不同的建筑景色交互。然后找到了家的方向,接着停下了步伐。

    一条更短、一条更长。

    朋友都说捷径好,能比人更快一步到达某个目的。但是伴随着那声叹息,我毫不犹豫地迈向那条更长的路。即使在外人向来,我似乎算是一个逃兵,一个穿着大衣,留着凌乱的长发,带着满是半点的眼镜,浑身赘肉的逃兵。然而我满心的不在乎,因为我不想理会他们的想法。此刻,我只想拥有自己一片夜,与属于自己的那份孤独
  6. 即使是在删减如此多的情况下,即使是在因为前者而显得人物关系支离破碎的情况下,娄烨的影像依然展现了他不可取代的惊人魅力
  7. 发了作品后,整个人都舒坦了,感觉有点后悔从事这个行业
  8. 伊亚森

    直升机慢慢离去,阿狼知道,这次他要做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但是他并没有因此紧张,反而是十分气愤,他体内有股血腥的冲动,一直被压抑,现在终于有一个机会得到释放。环顾四周废置的工业区,无论多少次确认,都是如死寂一般;可是这并非就如表象一样空无一物,在黑暗的深处,阿狼知道肯定蕴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因此,他检查了一下手上的这杆自动步枪,它看上去似乎是卡宾步枪那一系列延伸的,可是里面可有诸多的不同;最有必要说的就是瞄准器,能看到800米范围内所有生物的热源,如果人被扫视到的情况下则会显示这人的身份信息,以及犯罪记录,以及心理状态;其次就是子弹,是普通的7.62毫米,没什么可说的,不过重点是,这种子弹打在人的身上,背部会炸开一个大口子,这是阿狼为了这次的目标精心准备。当然了,他也深知,这次并不会这么顺利。

    “阿狼,听着,这次很可能是一个陷阱,你现在撤退,从新考虑战术还来得及。”

    耳机里的上校还是一如既往地说着废话,阿狼觉得有点厌烦,并且阿狼从语气里知道,与其说是劝他,还不如说在确认他是否有勇气前往这次的单独会面。

    “阿狼,我知道,少云的死,对你来说是一个打击;但是你要考虑一下,如果你死了,美美就变成没爹没娘了。”

    是女性的声音,阿狼不曾认识,但是无疑是一个新人,而且是收到了上校的指示,用他的家人做最后的确定。他想把信号掐了,可是在军纪的面前他不能。

    “我会完成任务回来的,放心吧。”
    “好吧。”上校长舒一口气。

    对面总算放下心来了。

    “阿狼,这里眼镜蛇,按照预定计划到达指定位置了,已经锁定目标楼层。随时待命。”
    “阿狼,这里是骆驼,已经到达后门指定位置,随时可以突入。”

    阿狼按了一下耳机的通话按钮:“知道,等我命令。”

    阿狼来到了工业园的中心大楼,大楼顶部“盖亚科技”几个残破的中文金属字摇摇欲坠,他拿起了私人手机,确认一下内容。

    “盖亚科技大厦,13楼,一个人。”

    确认完毕,手机放进口袋,检查枪支的状态,毫无问题。

    “我现在进去了。”

    盖尔科技的中心大楼,原本的功能是专门用于处理机械人订单业务,对客户展示新产品,以及内部秘密会议的地方;所以这里既是如此破旧,但是透过月光的照耀下,还能依稀在灰尘间感受到昔日的荣光。

    “哈哈哈哈。”

    大楼的广播响彻着刺耳的笑声,想利刃一般,仿佛要撕裂者所有在这大楼里的生物。

    阿狼明白,是他。

    “感觉这里怎样,是不是很迷人,很富丽堂皇。”

    阿狼没有被这侵蚀性的声音所干扰,他站在电梯里,看着玻璃通道外的中心大楼,眼神异常坚定,要说可能的话,估计是为了寻找目标的所在位置了。他看了看楼层数字,

    5、6、7……

    还有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就到达指定的地方了。

    “看来,你是很期待这次的见面了。”

    阿狼抬头往上方看去,原来的直升机降落台,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是一个大窟窿;月光透过大窟窿把光芒洒落在这个残缺的空间,阿狼看着光芒,他知道这是上天在指引着自己的到来。

    13楼到了。

    这是一个展示空间,足有一个学校礼堂一般的空间,地板是用实木打造,每走一步都响起木头撕裂的声音。两侧摆放着对称的两排展示柜台,高约4米,从残破的样子可以看出,所有的新产品都会在这里展出。正中心的位置,是一个舞台,幕布已经摊倒在舞台上方,正好挡住了舞台正中方的字样,但是依稀能推断出,那是“伊亚森”。

    “伊亚森,被自己的叔父埃森夺取王位,为了夺取属于自己的王位,带领着阿尔戈船英雄,夺回了金羊毛,何等壮烈的故事。”

    阿狼举起了枪,摆好了高姿态准备动作(步枪射击标准姿势),随时进入击杀状态。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阿狼眼前闪过,他二话不说,往预判地点开了一枪。

    砰!

    剧烈的枪声仿佛要震碎了整个空间。

    “哇哦!真的太粗暴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没有人倒下,周围也没有发现有任何人的踪影,阿狼决定小新的循着刚才影子闪过的方向,仔细盘查。

    “我们为人类带来了健全的体魄,为人类免去了艾滋和癌症的困扰,人类用我们的器官,获得了漫长的生命,而我们的结局,就是被人类赶去回收站,所以在我看来我们叫‘伊亚森’是非常合理,人类那就理所当然是‘埃森’。”

    但是阿狼发现,除了地上残留着机械人体内的润滑油,他根本没有任何新的发现,所有润滑油最终只是形成一个闭环的导向。他又不知不觉回到了中央的位置,身体的姿势依然不敢放松,厚重的装备虽然已经让他的体能开始出现了疲惫,但是他依然保持警惕。

    就在这时身后一阵急速的空气压迫,让他不能地回头,这时他余光察觉到有某些东西在空间中有着异样的感觉,他下意识明白,立马勾起扳机。又一次开枪,这次他终于听到了机械撕裂的声音,以及重物下坠的声音。

    阿狼向声音方向走去,试图确认下坠物;就在此时,背后传来一阵高频率的脚步声,每一次脚步声,都如同铁锤椎打着破旧的木地板;他立马本能地快速转身,可是还没等身子完全转过来,他的身体已经被紧紧缠上。回过神来,他才发现,是一名女性,纵身一跃,然后用她的四肢把他紧紧缠上了,他的手无法在动弹。

    “哈啊!”

    还没来得及挣脱,另一边,白影趁阿狼不注意往阿狼的肚子狠狠地踢了一脚,这一下仿佛把阿狼的内脏都震出来了,他不能地往地上吐出了鲜血;接着下一个瞬间,眼睛的天与地倒了过来,他被整个往后扔了,阿郎知道是那名女性把自己往后甩了飞了。

    可是他不能休息,因为他知道,一旦他休息,下一秒,他要面对的可能就是死亡。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力气下沉到大腿,缓缓站了起来;勉强地保持着高姿态准备动作。

    “哈哈哈哈!”

    女性尖锐的笑声,在礼堂的周围回荡着;让阿狼感到毛骨悚然,他明白,要杀掉男性,必须尽快把这名女性解决掉,幸好,弹夹里面的子弹还有充足的量,只要他保持高度的集中力,就完全没问题。再说,他们其中一人已经被他打伤了,胜利的天秤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倒向他。

    可是真是真的吗?

    噔噔噔噔!

    急速金属脚步声,再次传来,他明白那名女性又来了,声音的方向宛如四面八方传来;阿狼知道,他只有一次机会,他紧紧地和瞄准器的视线连成一直线,眼睛时刻观察着热成像的反应,等待着自己猎物到来的一刻。

    看到了!

    阿狼瞬速一转身,一扣扳机,他看到正中地打中了女性的肚子里,由于子弹的威力,少女被整个往后弹飞在地上;但是她没有马上死,只是在原地里疯狂抽搐,像是被抛上岸边的鱼儿,垂死挣扎。他走近女性的身旁,放下了步枪,从右腿的枪袋掏出了手枪,二话不说对着她的头来了一枪,

    这时阿狼才有机会仔细观察女性,她身穿着体操服,脸上故意涂白,头发已经全没了,硬是要说,更像是患了白血病的病人,当然了肚子里暴露的电缆和金属结构,也不能把她称为“人”。

    “哈哈哈哈哈哈!我来了。”一股让人倍生寒意的声音传来了,阿狼知道,是他来了。

    顿时间,他看到了一个健硕的白影,朝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阿狼知道没时间掏出步枪射杀了,顺手抡起了右手还紧握在手的手枪连番射击。然而下一瞬间,他被一股惊人的力一把抓住。它就如同吊臂机那样,随意可以抓住任意的重物来回摆动一般;阿狼无法挣扎,只能被这股力抓住,往玻璃的柜台狠狠撞去。无数的玻璃碎片在阿狼的眼前毫无规律地破碎散去,他看到了鲜血在空中飞舞,但是已经无法分清是自己的血,还是对方的血了。

    一声距离的响声,他感觉到墙体和部分窗户被撞破了,然后那股力终于停止了。阿狼被推出了大厦外,他的一半的身体被卡在了外面;他努力地往里面看,可是外面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却下起了大雨,他无法看清里面的到底是谁。但是他却能听见这“人”的呼吸声,语气,他明白了,这是机器人,就是那个目标。他用余光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还紧紧握住哪支只剩下三发的手枪。

    “要想获得新生!必须要抛弃自己残缺的肉体!抛弃他,你就能获得新生!来吧,进化吧!”

    就在这时他顺着迷糊的影子的轮廓,估算着头部的位置;然后果断连开三枪。空气突然凝固,双方都没有任何反应,过了大概一分钟,阿狼知道了,他已经命中目标了,那股力缓缓松开,他立马上手抓住附近的着力点;过了一会儿,那股力已经完全松开,接下来他听到了重物倒在木板地面的沉重的声音,那是一股令人沉痛的声音。

    他使劲把自己拉回到礼堂,发现礼堂已经一片狼藉,木地板已经破烂不堪,露出了里面的水泥地,正对面的展柜已经破坏到体无完肤。然后他渐渐缓过神,发现自己的脸部又数不尽的伤痕,他们形成了一条条血痕,自己的双手手还没有冷静下来,拼命地抖动,阿狼看到了刚才战斗时候,被甩掉的步枪,他一瘸一瘸地走过去,艰难地把它捡了起来。

    这时候他看到了,那是一副大约18岁左右的男性青年样貌,同样是一副白血病的模样,也是没有头发,但是可以看出长相非常英俊;可惜子弹刚好穿过了他的眼睛,后脑勺那里就很不幸留下了一个大口子,看着里面的金属框架,大概人们再也无法知晓他原来的长相了吧。

    “可惜了,这两兄妹就这样离去了。”

    广播声音突然响起。但是不一样的是,和之前的语气截然相反,这次说话的语气有种冰冷感。

    “我原本还想跟你多说些话,没想到你却以这么粗暴的方式对待,可惜了;不过,你也看到了吧,在你们以为机器生命不可能存在‘爱’的时候,你却亲眼看到两兄妹为了阻止你,所展现的爱了吧?你也见证了吧?”

    “操。”阿狼轻声自言自语地骂道,他知道大事不妙了。

    他按了按耳机的通讯按钮。

    “眼镜蛇,现在以我为目标进行追踪,骆驼现在开始突入,我把我的信号与大家共享。”

    “怎么了?”骆驼不解,问道。

    “事情不妙,对方似乎不是单独行动。”

    “好,明白了。”频道里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回应道。

    “哎哟,说好的一个人来呢?”广播里依旧是戏谑的语调,“但是无所谓了,这不影响我们的计划。”

    说罢,刚才的电梯门突然打开,阿狼回头看了看,他知道这是那个人引导着自己前往一个新的地方,他别无选择,只能从新再一次进入电梯。

    “非常好,让我们继续说吧。”

    电梯门关了,这次依旧继续往上升,但是这次阿狼已经无法确认目标楼层了,只能祈求自己的信号不会被对方屏蔽。

    “你们的公司,一直对你们和对你们的市民说,是我们杀害了那些人,是我们肢解了那些人,所以让你们产生了一种幻觉,以为我们是罪恶的存在。”

    阿狼毫无表情,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被杀害当晚的血腥场面,表情变得更加愤恨。

    “所以接下来,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会明白我们的事业是多么伟大。”

    电梯在11楼停下了。

    “我一直觉得,我们所做的,相对于人类来说,就如同希腊神话的阿波罗一样,给你们带来了光明和生命,”

    楼层里光源微弱,阿狼无法辨识空间的大小,所以他只能打开枪械自带的电筒,保持着高姿态准备动作缓缓前行。

    “11这个数字又是一个美妙的数字,当年阿波罗11号登月,给人类开拓了对世界的认知,你不觉得这一切的巧合,对人类来说是一种指示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阿狼第一次回应他。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很快空间被无数的灯光照亮,顿时间让阿狼陷入了光眩晕,等他慢慢睁开眼睛,他被惊呆了。眼前的这个地方有着一个一个足球场的大小,空间里除了承重的柱子外,再也没有别的多余的东西,而这里有数之不尽的人,但是阿狼也无法确认这些究竟能不能称为人。他们看到阿狼都惊恐万分,有些甚至流露出憎恶的表情。

    他们开始窃窃私语。

    “为什么特工会来到这里?”
    “对啊,先知不是说这里是安全的地方吗?”
    “我们是不是会被杀?”
    “我可不想再回到那个鬼地方了。”
    ……

    这时广播响起。

    “想象不到吧,这些就是被你们报道里说的,所谓的被肢解的受害者。”

    阿狼依然不信,他检查一下枪械的保险——是的已经打开了,随时准备射杀眼前所有的目标。

    “阿伟。”

    这是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对的他认识这个声音。而且知道他本名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只能是那个人了,可是阿狼却有点恐慌,因为在他脑海里这人明明应该被杀了。接着人群慢慢挪开为两拨人,让出了一条道路。只见一位女性,穿着素白的连衣裙,以及白色的高跟鞋走了过来。她有着一头齐肩短发,一双如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因为她是混血儿。

    “少云,你不是已经,”

    阿狼虽然把名字说出来,但是依然没敢放下枪,他惊恐着,把准心对着眼前这名叫少云的女性。名为少云的女性,不解地看着步枪,又看着阿狼。

    “阿伟,你怎么了?我是少云啊。”
    “不,你不是少云,少云已经在一年前,被一个型号为‘伊亚森06’的机器人给残忍的肢解了。”

    名为少云的少女听完退后一步,似乎是要让阿狼更清楚地正视自己。

    “那你看,站在面前的不是我,又是什么?”
    阿狼在犹豫,他不敢贸然回答,内心在剧烈挣扎。
    “你是被伊亚森的核心所操作的机器生命体。”
    这时名为少云的少女,眼神坚定了起来,说道:“那你开枪杀了我吧。”

    “让我来解释一下吧,少云之前就患有了乳腺癌晚期,在现代的医学理念上,根本无法根治,所以我决定对她进行改造,就是具体来说,把那些患病的还有有机会感染的,甚至整个人体系统从根本上做一次巨大的改变,可能对你来说有点难以理解,但是正是因为没有了这些器官,少云才得以以一种新的形式存活。”

    阿狼开始动摇了。

    “用你们人类能够理解的话,叫做机械生命吧。的确,我可以随意入侵和控制它们,但是当我看到你刚才对待那两姐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其实可以不用入侵,就可以做到我想做到的事情了。你看看她,如果可以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开枪”

    阿狼缓缓把枪放下。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只能抛弃作为人的身份,才能存活。这就是我所说的伟大的事业,让这些无法存活的人,继续生存。”


    名为少云的少女看见阿狼神情仿佛地把枪放下,异常高兴地冲过去把他紧紧拥抱;然而阿狼隐约看见,在远方,有一个红色的大球体,他被无数条电缆连接着,就这样摊放在后方。

    “对的,你可能已经发现了,这就是我的本体,如果你愿意,你现在开枪就能把我彻底破坏,但是与此同时,这里所有的机械生命,都会失去驱动力。”

    名为少云的少女,幸福地沉浸在阿狼的胸怀里,如同过去那般,享受着丈夫给他带来的温暖和安全感。

    “但是,我依然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那你就开枪把我给破坏掉,以你这枪的破坏力,只需一枪。”

    就在此时耳机的通讯突然恢复了过来。

    “喂,阿狼,收到吗?你再干什么,你被一个机器生命体吸收着体内的蛋白质。”
    “喂,阿狼快开枪啊!”
    “喂,阿狼,醒醒。”
    外界的声音,让阿狼缓缓看了看少云。
    “别听他们的,阿伟,相信我。”

    突然间,几阵枪响,从后方传来。然后转眼间,厅堂里所有的机械生命全都倒在了地上,一如断线的傀儡。少云又再一次倒了下来,那一刹那,阿狼又感觉从新回到了一年前,他拼命地跟随着少云倒下的轨迹,努力地试图把她环抱。

    身后响起了厚重的脚步声,他无法确认后方到底是何人。

    “阿狼,你抱着这个机器生命发什么呆。”

    阿狼被声音唤醒,回过头看了看,才发现真的是骆驼,他是一个长得非常厚实的小伙,肌肉壮实,加上一身的装备就更显得庞大,所以特别容易辨认。他再看看自己的怀里,发现是一团由金属以及硅胶体构成的生命体。远远看去,那个刚才散发着红光的球已经被打得粉碎。

    就在刚才还流淌着生命的地方,一瞬间就化为了一堆废铁,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黄粱梦。

    “任务完成了,上校。”眼镜蛇在频道里说道。
    “干得好。”

    骆驼搭着阿狼的肩膀,说道:“该撤退了。”

    阿狼神情恍惚地问道:“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吗?”
    骆驼坚定地回答道:“完成了。”

    “哦。”

    那时,少云倒下的时候,他似乎听到最后的一瞬间,她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可是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对于阿狼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任务已经完成了,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他放下了名为少云的机械躯体,离开了11层。此时他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想法,或者这些机器生命体早在枪声响起的瞬间,已经用某种方式逃离了地球,就如同当年阿波罗11号那样,登上了某个地球以外的地方。

    当然了,只是想想而已,在所有人看来,事实就是,它们已经变为一堆废铁。
  9. 等会儿发一个公司不通过的作品,反正都不通过,无所谓了
  10. 然后,看到了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可能会撤档,我震惊之余,又感到痛心,电影是自由的,为什么还不放过电影
  11. 很久很久没有在这里出现了,不是因为忘记了这里,而是最近在某些圈子混着,累到不行,突然块倒下的时候,想起这里,然后我又回来了。某种程度来说,我不想再当编剧了,起码是在国内当编剧,太累了,我感觉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我自己的
  12. 《蝙蝠侠:漫长的万圣节》,描述了一个绝望疯狂的城市,所有人都不值得信赖,一个对城市而言的真正的地狱
  13. 其实越来越感觉,年代隔阂的严重。这就是受的教育,个人经历,自身环境影响下的差异
  14. 老实说,相对于引子的解决,我更加注重里子的解决。这也是我的思维方式,包括现实中也是
  15. 我觉得有时候,父母什么的真的让我很头疼
  16. 主机版的Assetto corsa到了,也就是你们常说的神力科莎,事实正确翻译应该叫赛前准备就是了。说回游戏,老实说,如果你不是特别热爱赛场文化,热爱看一级方程式,热爱看耐力赛,热爱看房车赛,并且在这个基础下同样热爱车,我是很不推荐这游戏的。因为单从游玩的角度来看,他是非常无聊的,然而如果你是上述群体,能够玩一个目前民用模拟器里,物理性最顶尖,赛道数据最完美的产品,何乐而不为了,你会立即开上你的爱车在游戏里的某条赛道跑上一整天
  17. 说说谍影重重5,在第三部,尼基和伯恩的过去经历这个坑依然没填,至于作为扩展绊脚石计划的这个任务完成得还算可以,新角色海瑟·李,其实应该可以塑造得更有野心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艾丽西亚·维坎德的气场不足的问题,总觉得这个角色理应可以达到一个更加不同的高度,现在变成一个类似二代和三代的兰迪一样的女配,感觉有点可惜。不过总体而言,五代才是真正做到四代应该做到的任务,就是扩展谍影重重的世界观。
  18. Archive的上一年的专辑,好听到难以置信,非常朋克和迷幻的摇滚电子乐 [link url="http://music.163.com/#/album?id=3089020"]
  19. 关于剧本前期的建置问题,还真的很困惑,有太多问题要处理了
  20. 老实说,很希望剧本能有条有理的进行下去,可是偶尔出现大脑卡档的情况,那还是挺懊恼的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