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3553145
  1. 一个早上下来太空了,整个上午看视频过去了
  2. 哈哈,洒家终于上班了,苦逼的一生终于开始了
  3. 和谐号的一等座和二等座之分

    好了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洒家今天太迟到广州南站了,所了个以最快那班车剩下了个一等座,嘛,没办法啦,就买了,这可是平生洒家第一次坐一等座哦,而且还是比平时的二等座贵五块的呢~~但是呢,却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img src="http://catf.me/photos/1987725950b78696522960fb408d4c07.jpg" width="640" height="480"] 上图就是传说中的一等座,坐这里的时候还要检票的呢~顺带给一下座位的正面图 [img src="http://catf.me/photos/025879f891aaf7e063fe5169dc145ae8.jpg" width="640" height="480"] 好于是乎我又把传说中的二等座,也就是平民坐发上来 [img src="http://catf.me/photos/62d47dac355ef76db3160a1c1276b6f5.jpg" width="640" height="480"] 请问,这两种位置有什么不同,还有顺带一提如果你在一等座坐对面的话桌子也和这里一样,绝对没有神马一人一张桌子的情况
  4. 话说经过lovesucks君看完了1942后的感想,我不由得想起我刚看完命运石之门的感想。两者都是为了打动人,但是为什么出来的效果却反差那么大;我不知道国内的编剧是不是忘记了怎么打动人还是怎么了,感人或者是人为何而伤心,归根结底是我们对美好的东西的消逝和失去的惋惜之情,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如果想打动人就应该回归到平凡,而不是装腔作势,这点不是有意跨命运石之门,但是人家只用了简单的读信,简单的几个镜头,简单的人物互动,不需要夸张的哭腔,不需要故意营造的悲伤氛围,就已经足以让观众融入到男主角的内心,跟随着男主角而喜,跟随者他而悲;国内的编剧真心觉得要好好反省了
  5. 好奇一下,大家是怎么知道Catfan的╮(╯▽╰)╭
  6. ~~~~(>_<)~~~~ 石头门太感人了
  7. 于是莫名又想重温命运石之门了
  8. [link url="http://www.bilibili.tv/video/av208399/"]台长唱这曲子真是温暖人心啊~~~~
  9. 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图

    [img src="http://catf.me/photos/d0db9d7d18b8a8599cae793fb70ecfc6.jpg" width="491" height="434"]
  10. 嗷呜~~~发现天气冷了特别容易睡,一滚床单就睡个死心塌地了
  11. 莫名又重温了一次魔法骚女小圆了,感动依旧啊╮(╯▽╰)╭
  12. 想当年,王全安为了国人口味和审批把白灵和白考文几个角色的戏份几乎剪得只剩渣渣,白灵直接阉割了,结果我就知道白鹿原铁定被国人喷,而国人就无法了解老外对《白鹿原》的肯定声音从哪里来了;然后这次到陆川……广电局啊。你就不能不脑残么
  13. 据陆川自己说,王的盛宴天朝版把子婴的剧情阉割了一大半,然后我已经知道了结局了
  14. shita,把护发素当做洗头水用了,我没救了
  15. 哎,家里两台机子用一个1M的网络,蛋立马卡碎了
  16. [link url="http://www.yinyuetai.com/video/384030"]小光光这曲子美爆了
  17. 是喵的服务器抽风还是在家机子抽风了,连续刷新都说崩溃
  18. 虽然洒家已经下了蓝光1080P看了,但是还是共享一下,由业界良心娜姐出版《光环:航向黎明号》故事主要讲述一班将要变成苦逼炮灰ODST的军校学生如何从屌丝变成更苦逼的屌丝的过程:[link url="http://www.bilibili.tv/video/av400689/"]
  19. 求各位喵们多多鉴赏的说
  20. 梦 经常在做一个梦…… 在一个空旷的田野上,微风像天使般温柔地抚摸着低矮的小草,空气里头除了野草的芬芳外还有夹带着她那独特的香气;站在凸起来的小丘看着远方的建筑,却怎么也看不清,只能得到朦朦胧胧的印象;我侧过头来,只见她穿着一条看上去很暖人心扉的连衣裙子,外面披着一件毛绒的秋天披肩;她不时按耐着她那飘动着的柔柔细发的手势看上去是那么的动人;只是我怎么都不能看见她的样子,这时草原的遥远的对岸升起了一束耀眼的光芒,把整个星空瞬间吞没…… 梦就这样醒了…… “早间要闻,中国宇航局宣布‘天工计划’已经进行到后期检修,预计五年后就能实行星际移民计划。” 不知不觉间被早上的电视声吵醒了,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睡在凌乱的沙发上,茶几上满是凌乱的酒杯,看样子应该是昨晚我没关电视就在大厅里睡到现在了。我拖着还沉浸在睡眠中的疲惫的身子打开了阳台大门处的白色的大窗帘,阳光透过了阳台门大片的白色玻璃刺痛了我的眼;拖开了大片的阳台门,看着外面的已经习以为常的光景伸了一下懒腰。 嘀嘀 小静终于来信了,现在想来距离上一次的信件已经是三年前了,她的信依旧是由中国宇航局转发过来,至于中途有没有当局的人员观看,这个倒真的未曾得知。 致宁峰: 最近还好吗?现在距离我上次寄过来的那封信已经是一个星期了,不过如果换算到你那边的时间估计应该是三年了。 有时候真的会想这么久,你还能记住我吗?或者说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说这些了,其实很想向你说说我最近的工作情况的,但是因为出于各种原因我不能说得很详细。 我呢在这边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问题,可能呢,会去更远的星系,据闻是这个星期调动,这样算起来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许等到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是老爷爷也说不定。 如果你能等我的话,我很开心,但是…… 宁峰不如……不如,我们分手吧…… 我已经不想你为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了…… 对不起 小静 第一次收到小静的来信是什么时候呢?那似乎已经变得很遥远的过去一般,但是我依稀能够记得第一次的那封信的内容,从她的信里头我可以隔着遥远的上空看出她那时是多么兴奋的心情;当时她的信迟疑了两个星期寄到了我的电子邮箱里头,最初我以为是网络延迟,但是知道了这是太空的时间差的那是在地三封信的时候了。恐怕我也是从那开始关注“天工计划”的新闻了,也开始买相关的科普书籍和杂志了解,那时的我天真地认为上太空工作就像从广州坐个轻轨去韶关一样,但是事实证明我当时是多么地幼稚。 广州的冬天直到12月中旬才来临,秋天仿佛若有若无地度过了。我裹了件黑色的皮衣走出了家门,我把头埋在里头的棉衣来为自己取暖,哈着寒气边想着刚刚看完小静的信边乘地铁去星际移民局。穿过那冰冷的地铁站台,用余光扫视飘在周围的光学显屏广告,却怎么也应发不到我的注意。 我以为如果我能坚持的话我会挺过去的,可是五年后换来这样的结局让我连一丝丝的准备都没有;但是毫无疑问这五年期间,原有的喜欢之情已经被时光冲淡之满心的空虚和孤寂;导致我再许多个夜晚都无法正常入睡,总是要看着深夜的无聊节目,听着外面通宵一族的喷气机车的声音渐渐地才能入睡。 嘀嘀…… 电话声突然传出来了,我咋看原以为是我的电话,怎奈何是一旁的一个和我一样的上班族;可是我的思绪却伴随着电话声飘到了更久的以前了…… 在北京路外面一处街口,小静走进了用IC卡的电话亭,艰难地拨通了一处电话。 “喂,请问莫宁峰在吗?” 只听见对面传来的是女性的声音而且年纪应该有35左右了:“你等等……” 听着电话里头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小静的心里头更加无法平静了,耳边里头萦绕着电话亭外隐隐约约的喷气汽车的声音,她使劲地把话筒贴进耳边,可是她无论怎么使劲也不能阻止着内心的不安。 “喂。” “宁峰,我呢,被选拔上了。” “诶?!” 虽然隔着电话,但是也能听到男孩那喜悦当中所隐藏的悲伤。 “那……那什么时候能回来一趟。” “不知道……” “这样啊……也是啊,外太空什么的……” “对不起……” 那一天,那一通电话即使隔着听筒也能清晰地知道小静那颤抖伴随着强忍着抽泣声的声音,而面对这样的小静我却无能为力,结果就连第二天的送别会也没和她见面,只能躲在家里头空虚而又难受地看着周六日的无聊节目。 到现在为止,我记得最清楚的倒不是第一封信,而是第二封信,我甚至可以背得出信的内容。第一封信和第二封信之间的间隔长得无法想象,连分与分之间都延长都像一个小时那样。当第一封信后的半年我收到了第二封信,我的身心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兴奋了,换而言之是满心的疲惫。 致宁峰: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被调离到火星的工作地带进行A级作业了。我们才花了三天的时间就已经从月球的太空站来到了火星了,不过在失重的状态下完全没有知觉就是了。但是对我们的三天而言换算到你这边大概已经过了半年了…… 学校还好吗?你还有半个学期就毕业了吧。工作找到了吗?如果还没找到请加油。 是啊,毕业论文的话,写完请寄过来一份。我好想看看你的毕业论文。 宁峰,你知道在太空里头看星星是什么感觉的吗?那可是一团漆黑当中的零碎光芒,老实说真让人为之恐惧,想触摸那光芒却遥不可及。 本来想和队长说能不能寄照片给你,可是因为总总原因不能了,不过呢最近呢我留了长头发了,而且刘海也剪齐了,平时作业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扎起来。 先写到这里吧,我的语音比较笨拙,没用宁峰你那么好文采,先这样了,期待你的回信。 小静 不知道为何,在信中的文字总是感觉到小静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总是孤零零地看着窗外那漆黑的星空,总是一个人默默的哭泣,想到这点我心里头不禁难受起来。 那时我们还小,她总是坐在我的单车的后座。回家的路途有一条行人天桥,我们总是习惯在那里停留一阵子。那时的她看上去是那么娇小,也完全想象不出她留长发的样子,所以在我印象中她始终都是一头齐肩的短发。 “宁峰。” “怎么了?” “你说如果一个人在无穷的黑暗深渊的地方里头为着未知的目的探索,会是怎么样的呢?”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义,现在想回来,我才明白,大概那时她已经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了。而那时我的视野里只能注视着她那总是看着更遥远的彼岸的那一双深邃的眼睛。 结果那天,我反而能安然入睡了,至今我也无法解释,大概就像这迟来的冬天一样,总要经过漫长已有夏天的煎熬然后再经过已过短得一个让人来不及反应的秋天才迟迟而来。 梦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在我们以前经过的那条天桥上,我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衫缓缓走过;忽然一个留着一头乌黑的头发的女性骑着单车经过;这次我能看得清她的样子了,她变得成熟了,眉宇之间也变得柔和起来,没有了原来的忧愁。擦身而过的瞬间,我们没有回头,而只是低下头默默微笑。 因为我们都相信对方能够拥有着更好的明天。
More